第807章 嚣张它有点跋扈

作品:《西游路上有妖魔

赵大六说着,迈步走向西里屋,待了那么一小会儿,然后满脸笑盈盈的走出西里屋,接着随手带上了西里屋的门。

“睡了,睡得还挺着实呢,这一天天的,让咱儿整的心神不宁的。”

赵大六乐呵呵地说着,走至正屋桌边的椅子上坐下,坐定后抓起茶壶,斟了一杯凉茶,咕嘟嘟一口气闷了进去。

接着他嘶哈一嗦嘴,用衣袖沾了沾嘴角的水渍,对愣在屋门前的赵青天他娘凤英唤道

“凤英啊,你站在门口干嘛,闭了门,过来坐啊,你看咱儿的衣裳你还没给缝好了呢。”

赵青天他娘凤英浑身一打激灵,后知后觉道

“哎呦,他爹啊,你瞧我这记性,愣在这半天都忘了咱儿的衣裳还没缝好呢,对了,对了,得缝衣裳,缝衣裳……”

凤英嘴里碎碎念着,快步走至桌边,一把抓起放在桌上的衣裳,坐到藤椅上,乐呵呵的缝起了衣裳。

赵大六一看凤英这迟钝的表现,再一看那敞开了还没闭上的屋门,脸上掠过一丝苦涩,然后再冲看着自己笑呵呵的凤英强笑了笑,起身走至门口,将那敞开了的屋门哐当一声关上。

“凤英啊,我今儿个傍晚带着三哥和老八去西郊射鹰的时候,嘱咐你要喝了那药汤,你给喝了没啊?”

赵大六一边走向那支在正屋角落的烧药罐子,一边朝凤英问道。

凤英将那银针往自己的头上蹭了蹭,愣神想了想,随即脱口回道

“药汤?喝药汤作甚啊?我又没病!”

正巧凤英回了这一句的时候,赵大六也把那烧药罐子的盖子给抓了起来,他见到煮黑了的药汤和着那药渣安安稳稳的呆在里头,旋即那眉头一皱,喉结一耸动,也不知道是被那药汤的味道给呛的,还是怎么着,眼眶红了一圈。

赵大六将那盖子盖回烧药罐子上,接着转身又回到桌边,心神不定的坐到椅子上,两眼里藏着心事儿的望着正神贯注缝衣裳的凤英。

只见那被油灯照出光亮的银针,在凤英纤细手指的促动下,娴熟技巧的穿插在赵青天衣裳的破洞上,灵活有神的挽着花,打着结。

赵大六嘴角一阵抽搐,本想着再向凤英说些什么,但又不知被什么样的想法给堵塞住了嗓子眼,只听嘴里头吭吭憋憋的,直叫人听来难受。

凤英将那穿在针眼里的线,在牙齿上一咬,眼睛一瞥神情纠结的赵大六,疑问道

“天他爹啊,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凤英说完,两手一撑缝好了的破洞,用眼打量着周正。

赵大六嘿嘿一笑,眼珠子慌忙一转,吭吭唧唧的回道

“嗨!没什么,我就是……我就是……我就是想问问你咱娘啥时候从咱姑母家回来啊?”

凤英可掬一笑,然后将那待在针眼里的小半截线重新续上了一长条线,抻了抻褶皱的衣角,挑了一针线头说道

“你这记性可真是差,咱娘去了才半个月,怎么着也得再半个月,待足了一个整月才能回呢,天他爹啊,要我说啊,你可真该抽一天,去那轩城里,找个郎中好好瞧一瞧你那记性了。”

凤英说完,脸上皱纹一皱,呵呵的笑着。

赵大六看着凤英欢笑,也跟着五味杂陈的笑了两声,随之搓了搓脸,起身走到水瓮旁,拿着瓢往那靠这水瓮的木盆里哗啦啦舀了几瓢水,轻咳了一声,说道

“凤英啊,这两天你就在家看紧了咱天,别到处去走动了,我约莫着那白家看他家那猎鹰不回窝,一定是会再来咱有名村来寻的,到时可别叫那白家的虎狼豹给找上了什么事儿,那可就麻烦大喽!”

赵大六说着,端着那木盆走回到桌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将脚上的鞋子脱下,两脚一下踩进水盆里,脸上神情一阵轻松。

“记住,明天天不亮你自己就出发,一定要在一炷香的时间到达郡都县城,到那里找到郡主柳桃就赶紧回来,千万别逗留太多时间,让镇天发现就麻烦了。”孙悟空认真仔细的对猪八戒嘱咐道。

“放心吧悟空哥,我一定不会耽误驱魔时间的,在五花魔魔气大升之前我一定能赶回来的。”猪八戒笃定的回道,看上去很有信心。

小白龙在一旁也给猪八戒帮腔说“主人你放心吧。别看坏种平常做事挺没什么谱的,但就这件事他一定能做的很好的。”

“嗯,好。”孙悟空心事重重的点点头。

正这时,屋子外面呼呼的刮起了飓风,又伴随着嘁哩喀喳的雷电好不热闹。

……

……

凤英点点头,应道

“放心吧,我一准把咱天给看的牢牢的,不能出啥岔子,诶?对了,你在那村里商量事儿,可是找着那愿意挑头抗事的了?”

赵大六脸上的轻松随即一瞬绷住,愁思随之便泛了上来,他长叹了一声,无奈的摇摇头回道

“唉!凭良心说,这种事儿谁还敢再抗啊,唉!走一步看一步吧,头那白家的人来前,看看能再想出什么别的办法嘛,实在想不出就只能是……”

凤英听着,也跟着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说如今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那白家仗着自己在轩城权大势大,就敢随意的欺负百姓,无恶不作,嚣张跋扈,就他家养的那畜牲就比咱村的人命值钱,这可要到哪里去诉不愿呐!”

赵大六哼了一声,不忿道

“如今的世道就是谁的拳头硬,谁的银子足就是法度,做为这只有这锄头的贱命农户,也不就是叫人家任意鱼肉嘛,他娘的,操蛋的世道……!”

凤英停下手中的活,把那赵青天的衣裳往桌角上一搭,一边观察着瑕疵,边问

“天他爹,你说那白家往这无极山到底是为了啥放那大鹰嘛?”

赵大六哼哧一笑,然后两脚从木水盆中抽出,将脚点踏在鞋子上说道

“还能为了啥?就为了那人嘴里胡说乱传的龙呗,他娘的,也不知是谁造的谣,说这无极山里有龙,狗娘养的,净是让那些该死的玩意儿祸害咱有名村的牛羊牲口了,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造的谣,我指定一下咔吧,把他脑瓜子扭下来。”

赵大六气愤的说着,起身从椅子上站起,接着弯腰把木水盆端起,重新将其放回水瓮旁。

“凤英啊,这水就明个浇咱菜田里吧,今个儿累挺了,我先睡了,你也早早的睡吧。”

赵大六说着,接着轻轻的趿拉着鞋子,走进了东里屋,爬上了木床。

凤英点头嗯了一声,抓起衣裳,凑近油灯旁,继续细细观察着缝补的瑕疵。

油灯的灯芯上跳跃着的不熄的火苗,继续散发着昏黄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