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榜眼探花不榜弟

作品:《西游路上有妖魔

一番特殊的交流方式过后,花音躲进裁缝铺,近乎疯狂的自我欢喜。

孙悟空坐在聚君舍靠近窗子的椅子上,手捧一杯茉莉花茶,待了一小会儿,开始有些浮躁,心想“明明写在纸条上,告诉果果我在聚君舍等她,怎么还没来呢?我觉得这么恶心。”

正在孙悟空思虑之时,聚君舍走进一位派头十足的老者,手举着一面“牛佗在世,扁鹊护体”的旗子,腰间别着一把似龙纹,也似凤纹的擀面杖,可能是擀面杖,大体一个估量,后背着一个竹篓,竹篓内有大卷小卷的竹简,在现今社会,真的很少见到有人是如此打扮的。

老者说着好一嘴的方言版普通话,说道“伙计,来一盏龙井,用七开的水来冲。”

茶馆里的客人好奇的盯着老者看。

老者走到孙悟空一旁的椅子,将身上的装扮卸到旁边,坐下,从竹篓中拿出一卷竹简,细细品读起来,还不时发出嗤嗤笑声。

孙悟空看老者如此这般,十分好奇,也不顾花音来不来和自己约会了。孙悟空咳一声,清了清嗓子,问道“老先生,您这是打哪儿来啊。”

对此,孙悟空是觉得恶心懵懵的,但他又不得不这么做。

老者看了孙悟空一眼后,寻思了老半天,然后缓慢将竹简卷起放入竹篓内,回道“青山松柏旁,绿水绕山梁,松林尽花蕊,常年盛不放。”说完,冲孙悟空很是勉强的笑了笑。

老者为什么要勉强笑呢?因为他的心里突然有种孙悟空即虚伪,又会在以后背叛他的感觉。这种感觉会产生一种微妙的痛苦感,有时是那么的强烈。

孙悟空一听,顿觉满头雾水,忍不住的心就想起来了,他心想“这是跟于我拽文呢,哼~,想我曾获得私塾小学徒班全班非智障将,还对不过你?!”

孙悟空想着,只见老者还是跟以前一样一个劲儿的打喷嚏。

孙悟空不由自控的放下手中的茶杯,娓声道“哎呦,老先生这是以文来表明出处啊,真是好文采,佩服,佩服,佩服。”

说着一愣,心想道“是不是佩服说多了一个呢?!”

茶馆伙计端给老者七开的龙井,老者接过茶来,趁着茶温,抿了一小口,感觉自己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在下忍不住要说,小兄弟你果然的聪慧啊,今儿一见,听你一言,足足的透出灵气,如此,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忍不住要告诉你我是从东边松柏山的松林而来。”

孙悟空站起来,向老者作了一个揖,说道“老先生,我也是忍不住要说,听说松柏山的松林常出文人雅士,即便在如此发达的现在,那里的人也依旧透着古色古韵,今日,可谓是闻名不如相见呐。老先生呢,我说的这些词没什么毛病吧!”

老者笑着点点头,然后见孙悟空这样恭敬举动和尊重言语,连忙直身迎着,招呼孙悟空坐下,说道“小兄弟快快请坐,不用这般礼节。”

老者说着,哇哈哈朗笑几声,接着说道“实话实讲,现如今真是很难碰到像小兄弟这样的古韵之人了,我忍不住又要说知音一语便可辨得出来啊,还未请教名讳呢。”

孙悟空听老者一夸赞,不由自主的就十分欣喜起来,接着顿时就收敛不住了,他说道“老先生,我忍不住向您介绍一下,鄙人孙悟空,可能你也知道,立中村著名演讲家,著名灵神歌手,诶?我怎么会说我是灵神歌手呢?”

孙悟空说着,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起来什么,非得愣好一会儿才再说“我演讲时妙语连珠,字字珠玑,歌唱时天籁之声一出,不仅能俘获大量女粉丝,而且连同于我英俊相貌,便可叫心脏病患者免去搭桥之苦,老先生,我只对您讲这些实情,切莫觉得我是满嘴跑火车,胡言乱语。”

老者摆一摆手,摇一摇头,说道“不会的,小兄弟所言绝对属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信你,反正这就跟使命似的,非得信你才行,你与我可媲美,你我二人真是相见恨晚,相见恨晚呐。”

孙悟空再一听老者奉承之言,更加收不住了,把持不住的直接单膝下跪,眼眶中泪珠在打转,一把抓住老者的胳膊,说道“老先生慧眼识珠,英雄啊,看你我的年龄差距,不如我认你做干爹爹吧。”

孙悟空说完这句话,真想抽自己几巴掌,他觉得他铁骨铮铮一汉子,嘴里竟然能说出这种贱嗖嗖话,抽自己巴掌都算轻的了,他恨不得一刀捅死自己。可无奈他考虑到了主角不能轻易死的道理,所以他只能继续自己的使命。

他只能认为这就是他的使命,不然还能认为点儿什么呢?

老者听过孙悟空的话,更是按捺不住的说道“这怎么好意思呢,干儿子。”

孙悟空顿时泣不成声,说道“干爹爹,干爹爹,干爹爹”

孙悟空就是这样,叫了好多声好爹爹,不断的叫。

老者同样眼泪横流,说道“干儿子,干爹爹今儿真是忍不住的太高兴了,这以后就跟着干爹爹混吧,知道你有天籁之音,干爹爹定将你捧红。”

老者说完,心想道“我去,我够贱啊我,还非得把人家捧红。”

孙悟空听见老者这样说,甚得孙悟空意,他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大喊道“干爹爹”

于天向忍不住的解说道“再只见茶馆里的客人们呈现出一副不敢相信,这个世界太现实的神情。其实,松柏山松林是众所周知的富人区,这已经不是秘密。茶馆中的老者不疑是一富翁,不单单有财力,权力,实力,而且为人十分纯善,膝下无子,更无家室,我这么一出也就不点自明了。他妈的,这是整得我好变态。”

孙悟空吭吭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说实话,比起我在小镇上之后发生的事情,我现在更可怕。这个世界中最可怕的东西就是有的人太善良了,善良的把别人看起来的憨厚当成纯真,纯真的想一下,现实可怕吗?”

之后,孙悟空又吭吭咳嗽了两声说道“花音不知怎样先进的思维错过了与我的不易相约的机会,为什么会这样说讲呢?虽然我知道花音到底是谁。因为从立中村到镇上距离虽说不远,但道路太过坎坷不平,坑坑洼洼的,导致出行极不方便,这只是主要原因之一,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他娘的居然认了富豪干爹爹,这他娘的搞的真恶心,这很有可能在慢慢拉开我与花音本来就很遥远的距离。”

吭吭还是咳嗽几声,孙悟空还说“我所认得干爹爹,真名叫唐玄奘,松柏山松林区旷世旅游驿站,松环地产的大股东,自己独立创办的晖远镖局更是首屈一指,唐玄奘是当地富豪榜的榜眼。状元是拥有五家上市酒庄和饭庄的高铁柱,人称高金牙,并且与唐玄奘是亲表兄弟,高铁柱他妈和唐玄奘他妈是亲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