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揭破身份

作品:《孤军

尉迟然失踪,贺晨雪和唐安蜀自然焦急万分,希望胡顺唐立即派人去找。可胡顺唐却泰然处之,自然引起了两人的怀疑。贺晨雪性子耿直,直接问胡顺唐是不是事先就知道?胡顺唐当然否认。

胡顺唐道“小王爷一向我行我素,我怎么知道他要走?况且他留下过书信,再者,他也曾经消失过一次,不足为奇。”

贺晨雪见胡顺唐这么说,自己也无话可说,但唐安蜀却觉得奇怪。

队伍返回铁狱郡的时候,唐安蜀和贺晨雪故意走在最后,避开胡顺唐和其手下的耳目。

唐安蜀道“小王爷不辞而别,这件事很蹊跷。”

贺晨雪抓着缰绳道“当然,也许小王爷是发现了什么。”

“不,不是那个意思,”唐安蜀微微摇头,“你没发现吗?这几天胡将军都异常紧张,如临大敌一般,小王爷失踪之后他却忽然一下变轻松了。”

贺晨雪问“你是说,小王爷所查的这些事件背后,与胡将军有关系?”

唐安蜀道“这只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我很在意胡将军的那句话。”

“哪一句?”贺晨雪看着唐安蜀问。

唐安蜀看着队伍前方“他说小王爷也曾经消失过一次,不足为奇,注意,他用的是消失这个词。”

贺晨雪拉马停下“你什么意思?”

唐安蜀也停下“大人,从胡顺唐以及我师兄安望海处可以得知,一开始整个铁狱郡知道小王爷到来的人,只有他们俩,而后小王爷第一次不辞而别,随后又出现,还带着鱼骨剑,并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你不觉得这一切不像是巧合吗?”

贺晨雪问“你是说,我爹可能真的是小王爷杀的?然后他来了个贼喊捉贼?”

唐安蜀道“也许,但是,从小王爷查案的态度来看,还有三种可能,第一种,他的确失去了记忆,查案只是为了帮助自己恢复记忆,第二种,他只是打着失去记忆为借口查案,还有第三种……”

说到这,唐安蜀压低声音“也许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小王爷。”

“什么?”贺晨雪心头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唐安蜀道“对,在这里又出现了两种可能性,其一,这个尉迟然是安望海和胡顺唐雇人假扮的,其二,这个假扮的小王爷与他们无关,只是他们才发现不对劲,所以派人除掉了,而之所以要除掉,我想,也许是京城来了什么人,或者是传回了什么消息。”

贺晨雪道“可是,之前尉迟然让我派天鹰往京城送过消息呀?”

唐安蜀道“你看过他写的信吗?”

贺晨雪摇头“没有。”

唐安蜀道“那就对了,你怎么知道他写的是什么?”

贺晨雪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问“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唐安蜀道“大人,我们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对内对外都有好处,就算朝廷发现了此事,我们也只是在胡将军和安爷的安排下被蒙蔽的人,至于大人是怎么死的,尉迟然又查到了什么,我们千万不要去追查。”

贺晨雪问“你是说,尉迟然已经查到了我父亲是怎么死的?”

唐安蜀道“也许吧,但这个人是谁,目的为何,依然是个谜。”

胡顺唐先派人快马加鞭赶回铁狱郡,告知安望海他们回来了,也让那军士告知安望海关于尉迟然留下书信离去的事情。

安望海得知消息后,心里稍微轻松了一下,寻思应该是胡顺唐得手了,只是让军士用这种方式来告诉他,而他所做的是马上铺垫好这一切。所以,他急匆匆赶到刑狱寺,告知詹天涯和唐舍,大军就要回来了,但是小王爷却留下书信失踪了。娃

詹天涯很吃惊“小王爷为什么留下书信离开,这是为何?”

安望海一脸难色“我也不知道,你说,唉……”

平静的唐舍却直接发现了问题所在“安爷,胡将军为什么偏偏派人通知你,我没记错的话,如今管理城防事物的是詹大人,你只是一个商人而已。”

詹天涯也意识到问题所在,立即看着安望海。

安望海知道,自己因为焦急的原因,遗漏了最重要的一点,他赶紧借口说,他一直为军中置办粮草饮水,所以,是胡将军担心军寨,先派人回来询问,顺便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这个答案自然不能自圆其说,不过,安望海却因此得到了另外一个让他震惊的事实——唐舍已经快十来年没见过小王爷了。

为何?

唐舍曾经是尊王麾下的一名军师,后被朝廷封为军师将军,去北方作战,这一去就是十余年,刚刚返回京城就得知小王爷偷跑到铁狱郡的事情,加之朝廷又要详查前任郡守之死,所以,尊王就奏请当今皇上,让唐舍来铁狱郡,一方面是查办案件,另外一方面便是找回小王爷。

听到这,安望海心里一沉,完蛋了,这么说他完全没有任何必要杀死尉迟然呀?当然,安望海并不知道胡顺唐没有得手,只是尉迟然自己出走了而已,不过失踪就失踪了吧,也免得露出破绽来。

安望海立即想办法查了这个唐舍的底细,这一查惊得他下巴都落下来了,这个唐舍在军中威望极高,在北方战蛮夷的时候,立下赫赫战功,说是威震天下也不夸张,而他却选择在最如日中天的时候离开了军中,直接交出军权,并自愿回尊王府当一个管家。

来者不善呀。安望海意识到了这一点,加上皇上给了他暗门关令牌,难道说,皇上对安望海也不信任了吗?

大军刚返回铁狱郡的同时,尉迟然也悄悄入城,在缉拿司中直接绑了缉拿司的头儿,逼问出了唐千林如今的赏金任务,随后再次出城,去找唐千林去了。

有人闯入缉拿司,并且还绑了那里的头儿,缉拿司解脱后,立即告知了手下通知了军士封城,希望马上缉拿这名胆大包天的贼匪,而且也赶紧派人去通知唐千林,他认为是有人来找唐千林寻仇。

尉迟然快马加鞭赶到了沙河,因为今天唐千林的任务就是在沙河边上潜伏,杀掉一名非法暗商。尉迟然赶到的时候,唐千林还没有等到那名暗商,在看到尉迟然之后他很是诧异,但他从尉迟然的表情上读出了什么,显得比较坦然。

尉迟然翻身下马,上前道“我已经去过沙妖巢穴,也去过古难全商道,我知道了一切。”

唐千林默不作声,只是磨着自己下凤枪的枪头。

尉迟然也不惧唐千林,上前道“前任郡守死前十天,你去见他,他告诉你,让你去杀城西烧饼铺的一家五口,你当时是拒绝的,因为你不杀无辜之人,再者,就算那些人该死,前任郡守也得先通知缉拿司,由缉拿司委派给你,你需要按照程序来走,但前任郡守却告诉你,此事不能声张,因为那一家五口压根儿就不是人,而是沙妖。”

唐千林停手,看了一眼尉迟然,也不说话,只是看着。

尉迟然又道“听闻此言,你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而后郡守大人说了一个你无法拒绝的条件,那就是将你妻儿复活。”

唐千林的手抖了下,他吃惊地看着尉迟然,表情上分明写着你怎么知道?

尉迟然道“我知道你萎靡不振,都是因为你妻儿之死,如今能打动你的只有那一件事,身为异道,你也知道有传言可以让死者复生,只是不是随便就可以做到的,郡守大人坦诚了他异道黄泉的身份,并说他有办法,而且信誓旦旦向你保证,你虽然不相信,但还是去做了。”

唐千林起身,看着尉迟然竟然点头承认了。

尉迟然继续道“你是从暗道去的烧饼铺,你也很诧异为什么郡守大人会有暗道直接通向那里,但是你没迟疑,因为你在除妖,而且成功后还可以复活自己的妻儿,一开始都很顺利,一切都如你对现任郡守所说的那样,只是这中间发生了一个意外,一个你完全没想到的事情。”

唐千林双手都在颤抖。

“你开始杀了老年的沙妖两口,然后去主屋,先是杀了沙妖夫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