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看病结束走在回家的路上,三少忽然说道:“我决定了,将来长大后,娶了刚刚那小护士。”

他的脑回路就是这样不可思议的,难怪叫做外星人。是的他在学校有个绰号是外星人。根据火中取栗风格,三少是也学生中少见的敢于做各种实验的人。

少顷三少又问:“大哥你明天带我换药吗,不带也行,我可以自己来。”

“带的,都说了现在我大把时间盯着你。”大雱点头道。

“客观的说,我并不是不知道你乃监督我。但我接受的,你是少见的英雄,弟弟我也很想念你了。多些时间接受你的熏陶最好了。”三少说道。

王雱道:“希望你说的是真话。”

三少道:“你们都说我是弱智,弱智很少说假话的好吧。”

“这句非常好,很像智商一百六那种才说的话。”王雱摸摸他的脑壳加以表扬。

三少又道:“大哥真的要打仗了吗?一向英雄无敌的你,真的如同咱爹说的那样、在交趾事件上搞投降主义吗?”

王雱大言不惭的道:“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你若在人云亦云,我就把你拖去人少的地方打的满身是屎。”

三少急忙点头道:“对对,我总体就抱有这想法的。所以我当时没解释,果断把张小花拖走打的满身是屎。”

“休要把你那些龌蹉事和我相提并论。”王雱嘿嘿笑道道:“你对力量一无所知,你很快就会遭遇张家的报复,而我是不会帮你摆平这些事的。你记住,做事一定有代价。”

三少嗤之以鼻的样子,并不是太在意……

事实证明王雱才是对力量一无所知的人。

原本以为三少会吃张小花的亏,然而次日二丫来报:三少变头领了,获得了张小花等人的顶礼膜拜。话说张小花很感激三少又霸气又讲义气,从家里带了很多礼物来给义气旁。

现在么,王雱真怀疑他是姜太公转世。当时池塘里那鱼就这么稀里糊涂栽三少手里,这次张小花他们也稀里糊涂的就跟了三少这么个娃娃头。

“在三少出手前,煤场中小眼看沦陷了,几乎都被衙内们占领,弱小纷纷溃散。他们很可怜的,一些人是翻过山,越过河,才能来念书的娃娃。三少为这些事已经打过好多次架。这些情况老师无法管理。现在这两日好多了,纨绔子弟以三少马首是瞻,去干别的蛋疼事了,不在以捉弄穷家子弟为乐,学校的气氛融洽了很多。”

这是二丫亲口对大雱说的。

二丫说话自来分量足,又根据无数人对三少“愣头青侠客”的评价,王雱相信这是真的,当时校长说这类错误三少经常放,指的应该就是这些事。厉害了我的三少……

现在大雱真的很感激家里有三少和二丫,这能让现在的家里像个家。

否则密探驴不在了,吴琼老妈也整天和“太太党”在高端会所混迹,经常滑稽逗人笑的老奶奶、现在再也看不到她撑着拐杖在堂屋门口说胡话的形势了。

然后,现在父子基本为了政策决裂,谁也不和谁说话。

此番回家后小老王和大老王天天见面的唯一时候是晚饭,基本各吃各的,相互不说话。作为礼貌每次吃饭前大雱会喊声“爹”。王安石会微微点头回应,自此却不再有交流。

说起来两个都是驴脾气,都源自一脉的固执,也都是有领袖思维的人。

随着小老王逐步脱离“孩子范畴”,年少轻狂恃才傲物,思路又不大对。这是必然会发生的山里不容两虎!

现在是王雱凉了,但其实王安石也并不得意。

他和韩琦的思维冲突是自来存在的,那不是矛盾是政见差别。两个都是君子,但史书也没乱说,他们的确很多年前是上下级时就存在一些分歧。现在又是上下级,同在枢密院供职,没摩擦是不可能的。

和韩琦放在一起时,王安石也都算“浅资历少壮派”,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加上越来越确认赵宗实会继承大宋,韩琦风头日强,不太会妥协的王安石也就和韩琦的矛盾开始逐步明显。

所以是的,王安石的时代也没到来。他仍旧需要熬资历,等候着信任他的那个激进派帝王出现。

在一定程度上,现在王安石风头减弱是被王雱“坑”的,所以大老王除了责怪儿子闯祸、于广南问题搞投降主义外,生气也是有理由的:毕竟王雱是儿子,关键时候搞“投降主义”惹毛了首相韩琦,这会让韩琦认为是“王安石管不好儿子、甚至默认儿子的不正确路线”。

这不能怪韩琦,基本上换谁都会这么去想。

人性决定了奸臣奸商间最好沟通,一般不会随便破脸。但君子之间最容易因观点不同而冲突,这才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释义。君子一般只能神交,要保持足够的距离,否则君子相互间开撕时会很难看。

韩琦和范仲淹是生死之交,但当年也险些在帅帐单挑。大宋这时期就这德行,因为他们都是君子。

这些就是现在家庭矛盾的来源,大老王和小老王都很无奈,却是谁也放下面子来和对方主动说话。这需要时间来抹平。

展昭和白玉棠正式离京了,作为“突击队员”秘密去东南地区调查一些本**们的敏感事务。

于是王小白成了大雱的责任。这乃是个让人头疼的拖油瓶,抱着他的时候感觉血肉相连很好玩,很乖,但落地响的属性也是够了,放下一刻钟他就能把天哭阴了。

他都两岁了好吧。为此大魔王果断扇了王小白后脑勺几巴掌了,但他也不哭,只呵呵傻笑。

顺便大老王很喜欢王小白,他每晚在固定时候抽半个时辰和乖孙子玩耍,反正一到时间大雱就把儿子送过去跟他爷爷,时候到了又领回来,但过程中父子不说话。

大老王其实一点也不重男轻女,问题是他不敢领王小爱,那小女孩拿到什么就不松手,进了王安石的书房两次后王安石宣告投降,损失了几本古籍、几套最好的狼毫后就怕了。

至此三少负责在外闯祸,二丫像个肉盾一样的带着王小爱,王雱充当奶爹领着王小白,神仙姐姐则以突击队员身份出外勤了。这就是这个时期王家的总体形势,不在欢乐逗比了,是柴米油盐的难题。

大雱睡觉都必须让王小白扑在身上,梦中听到他哭都有经验了,把他揪过来放在身上就解决。当然他尿床的几率也比较高,一尿就尿在大雱的身上……

大雱在家带孩子的现在,和王安石有局部摩擦的韩琦处于和赵宗实接触密集期。他们商谈什么并不重要,事实上赵宗实已是三十而立的人,思想是不会随意改变的,所以只存在沟通和妥协的说法。

更具韩琦自来高调的特点,韩琦正式以大宋首相身份上书赵祯,适合在这特殊时局定下太子。韩琦建议:册立赵宗实为大宋接班人。

鉴于赵祯这次不打算优柔寡断,也认为时局不能再拖,的确需要确立接班人了,于是在上清宫同意了韩琦的建议。

其后由韩琦心腹王硅拟定诏书、异常的简单大抵内容是:朕无后不孝,皇兄赵允让之亲子赵宗实,少年时就被朕收养于宫中,多年来之行为心性,当得上是贤明。由此朕以天子名誉,敬告宗庙、敬告社稷,正式册立赵宗实为大宋皇太子,加巨鹿郡公。

紧随其后就是赵宗实改名赵曙。

在不远的将来,他会成为大宋第五任皇帝,这基本已经板上钉钉。为他保驾护航的人是韩琦,也基本板上钉钉。

事实上从赵宗实知宗正寺开始基本就是默认太子,已经形成了共识。所以在之前上书推荐立赵宗实的人很多。但潜在政治规矩是:就算定了,皇帝也不会接受路人甲的上书。谁是将来赵宗实的首辅,赵祯就会专门批准那份特别文书。

多番接触赵宗实,至现在韩大脑壳才决定郑重推举。对此明面上没人说,但也不禁让人猜疑:王雱真的凉了。

韩琦和王雱思路冲突如此严重的现在,韩琦多次约谈、考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