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三百龙骑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吕惠卿参见恩相。”

从电文发出这才七天时间,吕惠卿超过的效率、已经出现在了大魔王面前,枢府的一群药丸秘书弱爆了,也沦为了一些嘲讽脸NPC,戏谑的看着犹如煤炭工人的吕惠卿。

只有徐乐清楚他们对力量一无所知,这像个煤炭工人的文弱书生,很快就会以广南帅臣身份为大宋顶起西南半壁江山。且这个书生,实际就是抚宁党中的元老功臣。

“来了啊,比我预想的快,惠卿快坐,先喝口水。”王雱笑笑,放下了手里的笔,然后叫徐乐给他拿来茶水。

吕惠卿喝了一口茶道:“这些年不见,恩相比往前更瘦了。”

卧槽你是认真的么?

大魔王不禁觉得肉麻又药丸,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但老吕自来这德行,王雱也不想说他,转而道:“其实你应该沐浴更衣后再来的。”

吕惠卿急忙抱拳道:“恩相莫要误解,学生当心耽搁了您大计,本着早一刻是一刻的原则就来了。倒不是为了让您看‘风尘仆仆’模样。”

“好吧,此点上我相信你。”王雱微微点头,顺便摆手对NPC们道:“别楞着,都退出去,我和吕大人有要务商量。”

“赶紧的,你们还愣着干嘛,快滚。”徐乐开始驱赶手下。

把人赶出去后,却听大魔王道:“徐乐,你也消失。”

徐乐一阵郁闷,还在迟疑。转眼却见大魔王拿起一只毛笔要扔的样子道:“你滚不滚。”

徐乐这才转身溜走。

静下来,王雱这才道:“惠卿,我想听听你对召你回京有什么见解?”

吕惠卿以退为进的躬身道:“但凡恩相安排,学生一定力以赴,用不着去猜。”

王雱真对他这德行有些头疼,却也不想于这些枝节计较,正色道:“现在广南形势也不好,而我没有更多的资源部署,对此你怎么看?”

吕惠卿严谨的道:“学生认为,您当时‘不打也会赢’的说法抵抗夸张了些,但实事求是的说,交趾人奸懒怂毒的特点,也意味着只要配合适当的群众战略、和适当的少数民族政策,军事上要打赢不难,难得在于,要甩脱固有的一些政治包裹,又避免去踩较大的雷区引发政治不稳。”

王雱听后不禁心情大好,笑道:“我想听你的具体建议?”

吕惠卿急忙躬身道:“不敢,学生之见识,皆来自相公教导。相公但有吩咐……”

“你给我把这套收起来。”王雱摆手打住,“我不会总正确,且我对一个事件的关注精力有限。另外,在实际民族政策上的执政经验你的确比我多。我一直反对三个臭皮匠能顶个诸葛亮的说法,因为照这逻辑刘备当时自己就有上千诸葛亮,所以他吃饱撑了去放低姿态请卧龙出山?”

“……”吕惠卿也不禁挠头。

王雱接着道:“于是我愿意把专业的问题交给专业的人处理,所以我没请三个臭皮匠进京而叫你来。否则事事要我指挥要我建议,那广南的所有要害官员不就下岗了,要他们干嘛?赶紧的别装蒜,让你说,你就说。”

到此,早有准备的吕惠卿把积累于胸中的韬略、如同长江大河的倾泻出来,说了非常多的具体细节。

最后吕惠卿总结道:“就学生早年曾于广西游学的见闻心得,加之来自同窗、官场同僚的私下交谈心得。学生认为:广西聚集了至少四十个少数民族的地区,问题在于穷。”

“学生以为,若一个地区少民数量比重大到一定程度,必然会于政治上出现不稳定形势。但广西问题要分别对待,虽然少民比重较大,形成了三个少民一个汉民形势,但有个客观条件是:他们不是一个民族,而是四十五个民族,各自的信仰以及习惯都有所不同。他们也都有一个共同点是最能接受钱多又勤劳的汉民,这就是广南问题的特点。”

接着道:“学生还了解到少民并不反对汉民,而是比较不喜欢汉家官府。与此同时,官府自来不重视他们的利益,就加剧了他们的闭塞和贫穷,这直接造成了但凡少民几乎都欠官府的钱税,这是事实存在的。学生敢对明府私下坦言,韩琦、包拯、包括当时的王拱辰张方平,他们在三司看到的广西财税报表一定是假的,是无法兑现的。”

“广西府库的实际亏空情况比想的严重十倍以上。最大一个成因是:但凡少民都欠税,交给官府的都是白条,长此以往形成习惯,就算少民中有钱的土豪也不缴纳钱税了,赶时髦似的、身为宋民却依据礼部保护少民的指导耍大爷脾气、只缴纳白条,却从不兑现。”

“所谓法不责众,一但几个任期的官员把问题关放纵至此,就轻易无法收他们的钱了。包括王拱辰在内,没谁敢背锅担负责任注销这笔欠账。尤其王罕时期,占据朝廷有他叔叔王拱辰擦屁股,这龟儿子好大喜功的粉饰自己的能力和政绩,每次都把报表修改的很漂亮,但除了府库丧心病狂的亏空外,他是从汉民头上加重盘剥,用于部分填补少民所欠税款。”

“如此一来,这才是比交趾人入侵的更严重内部隐患。这会带来汉民离心,汉民也不信任官府的同时,还极其反感当地少民,矛盾时有发生。因为汉民认为是因为少民不积极缴税,才加重了汉民负担。”

“这些所有问题,都来自多任执政官的错误施政,把原本应该团结一起的宋民,人为分割为多个群体,还相互对立。至此官府公信力荡然无存。”

说到此处吕惠卿最后道:“学生以为,要解决广西问题,必须有朝廷层面的背书和理解,借助这特殊时期,注销免除他们以往的欠税,但同时要真正把他们当做宋民的一份子对待,就必须逐步废除优待少民政策,培养新的观念,这才是培养主人公意识的土壤。关于深入基层安抚少民情绪,就是这一时期的工作重点,恰好于此处学生依据恩相政策,于抚宁县有过诸多实际经验。学生认为只要拿出足够诚意,去实际解决他们的问题,是可以做到的。”

“基于这些要点,要解决广南问题现在正是时候,交趾人蠢,他们入侵以来主要伤害的就是这些少民群体,这就形成了统一敌人概念,正是我官府重新于广西竖立凝聚力的绝好机会。所需要的只是有人担当,放下架子和面子,官府带头去自我批评,通过这场战争就能实际解决问题。”

这一说就是半个时辰,这恐怕是广南告急以来吕惠卿就以“宰相角度”一直在思考的问题,甚至比王雱想的更具体的多,于是说到这里他真的口渴了,开始狂喝茶。

总之此番毛遂自荐后到底上位还是不上位,只有听天由命了。

王雱谈不上惊为天人,但得承认,这家伙他终于出师、且已经青出于蓝了。

王雱以古怪的神色一直在看着他,正当吕惠卿心口薄凉薄凉的时候,担心是不是自己沉不住气显得太聪明、要被大魔王打压?

却见王雱从怀里掏出早已准备的好的文书递过来:“广南之中流砥柱非你吕惠卿莫属。休息两日,最快去赴任。”

“谢恩相信任。”吕惠卿道,“学生还有最后一个要求,需要一定数量的援军带至广南……”

王雱打断摇头道:“没有援军了,你就是支援。”

吕惠卿也不是其他愣头青,知道不是真的没援军,而是大魔王不想开这口子,更知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于是苦谏道:“相公明鉴,多的不要,只要一个精锐野战营。这不是学生讲条件,而是广南问题根深蒂固,学生不熟悉那边情况,没这一个营做起事来无法顺利。尤其所谓的能战军队只是李师中认为的,且他带着这些人以他的思路作战许久,他们未必听学生的。”

一个营当然是可以的,王雱真的是不愿意放纵他们的纨绔子弟思维,想让他们建立自力更生的思维,而不想随意开口子。此点真被吕惠卿这家伙给吃准了。

于是迟疑少顷,有求于他吕惠卿的现在,大魔王也妥协了,迟疑着道: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