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坐于茅庐观天下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汴京从炎热的火炉开始过度到了凉爽时节。

这一转眼九月天了,时局处处不对,但大魔王不在其位、什么都做不了。

早就和韩琦决裂了,武功没他高,否则大雱想去和他单挑。殴打宰相这么奇葩的决定么,也不能指望约到帮手助拳。

现在和韩琦有限的沟通,都是通过监国太子赵宗实传话的。

说白了在这时期赵宗实有自己的难处,他就是个实习生,一个传话筒,架在中间难做人。一边是将来需要依靠的首辅韩琦,一边是曾经的好友、现在的导师、让人怕怕的大魔王。

让赵宗实略微不满的是:现在像是逆转,皇后娘很亲近大雱,很倚重大雱。她们两个猥琐像是达成了什么政治联盟,老子们太子宰相联盟是否能扛的住魔王和太后联盟还是未知的?

由此,大宋进入了政治局势的战略分水岭,逐步形成两大阵营。王安石富弼进一步成了摆设,权限越发在收紧。

其实他们误会大魔王了。

大魔王是很低调的,尽量都不回应皇后娘的无理要求,只是一些好事者、想把大雱进行名誉绑架,往他们脸上贴金而已。

但这类事一般越描越黑,所谓知我罪我唯其春秋,现在大雱也正在对富弼的名言复制张贴。

除了拿笔杆子打打嘴炮、带孩子做奶爹外,现在大魔王几乎无事可干,于是就开始编写歌曲,是一些振奋军心的军歌啥啥啥的。譬如耳熟能详的《游击队歌》这类东东,大雱认为很快就能用上。

不论韩琦回头还是不回头,不论广南怎么部署。他们很快就会为仍性而买单,而他们吃亏时候还是那句话:不会有援军了。

当时在登州,大魔王对王拱辰说“陈二狗就是部支援”。

将来的某个时候同样,李师中哭着喊着问计问支援的时候,大雱只会把十六字方针外加《游击队歌》谱曲给他,告诉他“这就是部支援、因为特么的西北战事也吃紧了、我拿蛋来支援你,这些就是你们当初任性的代价”。

很不幸,王雱真的认为青塘战争会再次爆发。就因韩琦好大喜功的调集四路资源于广南。

这样的政策一但启动,庞然大物转身是很难的。所以西北真的要打了。但到底是抚宁县工业重镇被攻击,还是青塘驻军被攻击,这个现在大魔王也吃不准。

这就要看这时期西夏内部的总体心态,如果他们中的一些人记住了当年的教训,对大宋存有敬畏,那么在确认辽国百万集群南下前,抚宁县大概率不会被攻击。

换卓洛兰那婆娘,她倒是可能会有直接撸抚宁县的脑洞,真发生就药丸了。好在民间有句话说的似乎有道理:世界被一群蠢货统治着。

老子们大宋现在是韩大脑壳说了算,老韩打算复制升级版的好水川2.0。辣么说起来,没蔵讹庞这龟儿子除了阴险外、其实绝不比韩大脑壳聪明,现在不是比聪明,是比谁更蠢。

除了老萧还在蹦跶之外,现在整个世界的聪明人都被蠢货们冷藏了。当然,什么时候如果老萧也被耶律重元和耶律洪基打压下去,就真的好笑了。

一切只有等着看。现在王雱就敢肯定,青塘战争一但爆发,董毡政权和宋国驻军必败无疑。

这和能力基本无关,除非是贼鹰的重机械化军团和绿教弱智杂碎军团的那种悬殊对比,否则这是战争中攻方和守方的必然形势。

而青塘的闪电沦陷、将会加速世界大战信号的进一步确认。

但在这之前王雱只能干瞪眼,不在其位,不能给董毡和青塘驻军任何战术指导。这是非常敏感的行为,比用嘴炮骂枢密院可严重多了。

毕竟皇帝身体控制力越来越差,太子登基在即的时刻,不在其位的人去实际干涉军政、就算在大宋也是比较不妙的作死行为。

前阵子规模寒碜的海军写信来问计王雱都不敢回应,让他们问王拱辰,问韩琦去。何况是青塘问题,何况是现在的北京驻泊司这样量级的军事单位?

否则天武军都指挥使穆桂英也早就来问计了。这婆娘是越老越暴躁,于信中直接问:是否有必要把抚宁军开至京城清君侧勤王?

吓得大雱心口薄凉薄凉的,赶紧把信烧了,把穆桂英骂一顿,抱着落地响去樊楼醉生梦死了两日这才缓过神来……

这日吃过晚饭,坐在书房刚巧喝了一口茶爽爽,轰隆一声爆炸,王家就开始鸡飞狗跳。

换以往,发生这动静大雱就果断躲在床下碉堡里了。可惜现在不能,王雱也急了,就抱着落地响跑出来找二丫和王小爱。

就算要躲在碉堡里,也要带着她们一起不是。

好在这不是王家被刺客攻打,听说是王家三少在进行某实验。

三少就这德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为了避免他被家人围攻打死,大雱只能目瞪口呆少顷,揪着耳朵把他拖去了人少的地方。

放下落地响在旁边,开始对三少报以一顿老拳。

然而没抽几下,落地响大哭大喊起来。三少就跑过去把哭泣的小侄子抱在怀里,落地响只要有人抱,就此不哭了,咬着指头眼睛一转一转的四处看。

这就让王雱无法下手了,不是怕打到儿子。话说王雱也早就想殴打落地响了。

这个动作若是别人做,就是拿落地响当挡箭牌。但三少是个弱智,他不会有拿落地响当挡箭牌的心思,他也不怕被揍。他这动作说明,他不想侄子可怜兮兮的哭泣。

“哎。”就此大雱摸摸三少的脑壳,“兄dei,你怎么就如此不长进呢?”

三少持续一副冥思苦想的神色,少顷恍然大悟的表情惊呼道:“大哥大哥,我终于知道爆炸的秘密了。”

大雱也动容了,正色问道:“速速说来。”

王家三少说道:“有压力就会爆炸,只需让火药点燃的时候,又让它处于封闭的环境,就会爆。”

What!

还道他突破了黄火药甚至蘑菇的秘方了?原来只是这样。

于是王雱满脸黑线的给他后脑勺一巴掌:“妈的废话,要你说,爆竹不就这个原吗?你拿着几十年前已有的技术炒冷饭有意思啊,骗经费的人一般就你这样的。”

“大哥你确定爆竹就这原理吗?那为何我不知道?”三少挠头道。

王雱不想理会他了,抬手捂着脸。这真的很丢人,因为远处有一群家丁正在围观。

不过……咦……等等……

王雱又转身道:“你是说,你以往不知道爆竹原理?”

三少想了想道:“有什么是我必须知道的吗?我不记得有谁告诉过我,大哥啊,我开口说话仅仅只有两年多,我依稀记得以前没人和我说话,他们都叫我小哑巴。”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现在仅三岁的正常智商,只上了一年的学,就自己实验出了爆炸原理?”王雱摸着下巴,现在看待三少的目光像足了奸商剥削工人的目光,如果这样的话这果断是个宝贝啊,爱因斯坦似的人物。

“嗯,我现在要多说话,多和别人交流。”三少点头道:“可惜的在于白痴太多啦,许多人我都不想和他们说话。”

“咳……”王雱道:“问下,你和那个药堂的小护士怎样了?”

三少道:“有天我去看病,对她说我喜欢她,打算将来取她,让她等着我。但她被吓到,说是等不了,让我以后别去看病了,她已经不在药堂,去太子殿下的府邸做长工了。”

王雱喃喃道:“难怪……你带着张小花混进去骗酒喝。后来呢?你放弃了吗?”

“放弃了,目测她娘和她长的差不多,等长大后我娶她娘也行。”三少说道。

“额好吧……这的确是爱因斯坦思路模式,厉害了我的三少。不过你我今日的沟通到此结束了。我不会为此揍你,依照包拯的规矩你也没违法,但将来你被理学党吊死在东华门的时候别指望我救你,因为那时我和你一样,也被他们吊起来了。”

王雱就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