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吕惠卿的心思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永兴军路银州(抚宁县)。

安东走入州衙对吕惠卿道:“相公,雱相来电,召您急速回京述职。”说完把翻译过来的电文递给了吕惠卿。

是的现在大宋有电报机了,最早是在工业司701所(电力应用设计院)立项的,乃是大魔王执掌工业司时期的项目。

这个东西技术难度并不大,加上这一时期基础科学方面也已经有了许多积累,搞出来并不难。只是说电的应用土壤并没有成熟,主要作为技术积累。所以701所规模很小很低调。

研究出来后也面临实际应用的难题,就是供电和线路架设。现在电线有是有,在大宋却是奢侈品。这基本依靠铜或银,都是稀缺东西,此外电线包皮现在也主要依靠高成本鱼胶。

橡胶前阵子被赵允熙的商队引进立项了,却还没有实际形成商用土壤,处于初发阶段。

于是就造成了电缆成本很高,另外这个时代不是现代,线缆不能埋地只能架空。于是技术上不是问题,但治安成本丧心病狂,被偷了个不亦乐乎。

但很无奈这就是这时代的应用环境,暂时无法根本性扭转。就是这些原因,大魔王一直不主张铺开电的应用,可以往后一些再说。

然而701所的成果想要不冷场,就需要一定支持,而工业司的前身就在抚宁县,和吕惠卿有着千丝万缕关系。加上吕惠卿的银州什么都缺唯独不财政,又是直辖工业重镇,于是吕惠卿掏钱试点了抚宁县至京师的电报线路。

架设非常简单也很快捷,就是维护成本太大。时通时不通,整个沿线需要有绝对数量的巡逻和维护人员。理论上这些工作可以交给本身已经吃了皇粮的军队。

然而跨境涉及的地区太多,又没有统一的律法为依据,于是一个地方一个政策,协调起来得不偿失。

最后那个时期大魔王自己都凉了,眼看试点失败的吕惠卿都不想花费代价去维护了,却说巧不巧,时值大魔王上台,支持了吕惠卿的试点,且涉及之政策算是开了绿灯。

大魔王上台后,强压大理寺发布了新的司法解释,盗窃电缆的罪名不在适用偷盗罪,在战争时期以拦截官府驿递的罪名论处,各地法官严格执行,且建立针对官员的追责制度。

在大宋众所周知这是死罪,在大魔王的威压高效率时期,各地官府也有了判罚依据,那么不论执行力如何,现在经济还行工作好找的时局里,铜虽然是好东西,却也没几个人愿意为了那点利益冒死罪。

于是这第一条电报线路的维护当然还有问题,却轻松了许多。以前是一天时间里最多有一个小时可以通电报,现在半月期间,最多会偶尔断两小时就恢复了。

现在受益于电报试点线路的基本成功,大魔王上一刻钟确定要召吕惠卿回京述职,这一刻钟,电文就转发到了吕惠卿手里。

所谓当时签发给徐乐的调令,那其实不是给吕惠卿的,是给吏部的依据。

见吕惠卿拿着电文久久不说话,安东道:“相公似乎在迟疑?”

吕惠卿继续看了电文少顷,这才叹息一声道:“别了我亲爱的银州。这个说起来,太久不在朝廷走动,适应了这单纯的大西北工业城,我担心我的想法和思维落伍了。此番回京恐怕不轻松,会有波折。”

安东道:“相公何故这么认为?”

吕惠卿看着窗外道:“举国战事吃紧的现在把我调离抚宁县,不可能用于北方,因为有富弼在北方还论不到我。所以没猜错的话广西出乱子了,李师中这家伙已经不被大魔王信任,这是把我老吕往火坑里填进去了。广西么,简单点说现在就是个屎坛子,玄乎着呢。”

安东道:“相公在抚宁县剿匪时期算得是用兵如神,纵使大魔王也都没批过你的用兵策略,难道你当心广西打不赢?”

“不!”吕惠卿淡淡的道:“广西要打赢非常简单,大魔王是真正的战略名家,诚如他所言,那个地方不打它也会赢得的,问题在于,要赢就要得罪一大群人。牵连的问题实在不小,我之所以说广西是个屎坛子,因为一连几任枢密使、涉及了庞籍和贾昌朝这些老家伙蛋的猫腻。辣么我就要问,我去了后,捅还是不捅?不捅别想打得好,捅了么,万一大魔王缩头、我老吕不就沦陷在屎坛子里叫天叫地都不应了?”

“……”安东不禁觉得贵圈真乱。

当然客观的说到了吕惠卿这程度的人不会死了,就看他的目标是什么。他若是破罐子破摔,别说大魔王召见,就是皇帝的圣旨来他也可以软对抗,或者找各种理由譬如脚疼头疼的扯犊子。

于是安东问道:“那相公去还是不去?”

“要去的……是挑战的同时也是机会。难得大魔王没忘记我老吕,他或许是利用我,但至少说明我是个有价值的人。这就好啊,怕的是哪怕死了都不冒泡,没人想起来。你看大魔王为什么作死不死,因为每次一有难题举国就想起他,这就是威望和作用。这不是运气,他是依靠做事解决问题获得的这一切。”吕惠卿感慨道。

安东想了想不是太明白,摊手道:“要去便去,那你还吐槽那么多?”

吕惠卿道:“我说说感慨一下不可以啊,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我安排专列。”

安东就果断去了……

吕惠卿想多了,他的级别够不上专列。他执行大魔王的事又不过夜,不想拖延,于是犹如乞丐一样带着两随从,坐在运煤专列里面,被弄得如同熊猫一样。

铁路所律属于工业司“铁路局”,是中央部委外派机构,不是银州自有机构,所以人家拒绝了老吕的专列要求。

仅仅两个书童就把吕惠卿的部家当带着,坐在在敞篷的车厢里的煤炭上面,感受着火车移动,看着远途大好山河,吕惠卿不禁心理感慨。当年寒碜啊,起步时候的心酸基本是大魔王承担的,那时候的火车航速载重等等就不说了。且只有区区一条铁路,从抚宁县到绥德军。

但现在,虽然还没有直通东京,却是从抚宁县起头连通了延安府,河中府,最后到达后方工业重镇京兆府。

必须有路才有其他,当时大魔王在工业司搞的产业内迁政策先不说是对试错,但既然有了,也就后续规划了这些路线。

那时候赶工期,工业司自己的铁路和水利工程局集中于京东东路那边建设大运河,顾及不了这边,于是吕惠卿看准机会,借助抚宁县培养工人的产业优势,组建了银州自己的地方工建企业,一起参与投标竞争,又依托在工业司千丝万缕的关系,成功从曹集叶无双两巨头的口里,抢下了延安府至河中府段铁路工程。

是的吕惠卿真有些能耐,银州的财政就是这么积累出来的。他管人很有一套,现在银州的自己的工建团队不比曹集他们的差。

以很快速度到达河中府后,从这里开始吕惠卿坐快船进京。承包了一艘真正的快艇,装载的是小型汽油机,速度还真快,比骑马给力。不过费用很贵,这东西现在是给土豪寻求刺激观光用的,而没有多少实用价值。

做快艇的时候吕惠卿一脸黑线,原本这些产业都应该是老子们抚宁县的,可惜当年剥离为央企,后续又把汽油机剥离出去成立专门项目,到了现在,汽油机的口碑仍旧不好,但他们的生意却越做越大。

比较振奋人心的是:现在第三带汽油机魔改版,即用于航空的发动机已经成型。

推重比已经相当好看,早前五个多月前,北京飞机制造厂的多架“农用机”开始密集试飞。

可惜那真不是用于农业的,大名府地主用不起那样的农用机,而韩大脑壳没弄懂如此重的“机动大风筝”为什么能飞、有什么卵用?就批了工业司一顿,把项目停了。

直至大魔王上台才重启很烧钱的航空项目,且给予了航空所和内燃机厂更多的研发支持。

有内幕消息说大魔王下了死命令,必须十个月时限内,把航空发动机的推重比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