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丧尸军团过热降频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辽国远征军河间府行营。

现在老萧的行营指挥部挪动到了占领区重镇河间府。

看着来自各方的文报,一副辽军形势一派大好的纸面气氛,这让老萧非常头疼。这是军事上的浮夸风,依照这些土豪军阀的意思么,恐怕再有两月,百万雄师就能在宋国汴京阅兵!

“然而可能吗?”萧慧把这些文报部扔了后喃喃道:“进行速度这样快,同时到处发生巷战抵抗,导致辽军从宋国征集粮草的代价越来越高,效率越来越低,妈的这些漠北的野人就特么没有惊喜,一味的推进杀人,你们这么逆天粮草供应辅兵队知道吗?”

这些就是老萧面临的难题!

眼看势如破竹,宋国国土大面积沦陷,但到现在为止,除了宋国保德军作为福利被大辽王师狠咬了一口外,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歼灭战出现。

这在老萧看来叫背离!

辽国也有资本市场,老萧相当清楚没放量的上涨一定不持久。快速拿下了宋国大量土地、却没有歼灭相应数量的宋军,这局面处处让老萧觉得不对。这就叫背离。

且随着占领区不断扩大,辽军逐步从密集型转为分散形,于是除了巷战,也面临越来越多的游击军骚扰。

宋军战力的确不行,机动力又差,这是事实。致命的在于他们能牵制辽国后勤能力!

推进至此,从宋国土地上征集的粮草比老萧预估的少了至少一半的情况下,距离秋收还很早,又面临后勤线的骚扰和巷战压力,现在,来自燕京南府的官僚们越来越叫苦,说是短时间已无法依照远征军行营的要求提供后勤。

这些所有形势,都隐隐约约成为了老萧决策时的不利信号。

到底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被人包饺子应该暂时不至于,因为老萧清楚宋军的能力和尿性,能形成现在的牵制骚面,那是因为他们的领袖再临。但纵使是大魔王,也不可能短期把他们变为能威胁到辽军的主战力量。

然而说一千道一万,就因大魔王复出,宋国在战略战术上犯的错误越来越少,这让老萧陷入了两难境地。

皮室军珊军倒是容易控制,但来自漠北的佣兵领主们占据一半力量,这部分人就不容易控制了。

急刹车的话容易让这些军阀想多了,也容易造成锐气丢失。还有可能引发其他战场的连锁反应,毕竟不论交趾人西夏人高丽人、也都是些老奸巨猾的老滑头,如果主攻的辽军踩刹车,很难说这些老滑头会干出什么幺蛾子来,如果都踩刹车、就可能形成三个和尚没水吃的局面,那就是给予宋国面喘息的机会。

但若继续这样好大喜功的挺进,即将而来的后勤线压力、能让老萧陷入欲哭无泪境地。

就因这样,当时辽国内部有不少百万集群进兵的论调,老萧对此冷笑,能折中到三十五万且保留宗室自己的生力军,鼓动部落出战,已经是老萧做了最大的努力。

否则百万规模的军阵推进至于河间府,燕京搞后勤的那些人恐怕已经开始造反。妈的辽国什么都不多,但就是喜欢一言不合就造反,这真不是吹出来的。

不论如何大魔王的“空城计”已经成功了至少七成,主体工程愣是被他左右腾挪下完成了,造成了辽军现在车速过快过热。

骑虎难下之际老萧认为只有两个选择:继续保持车速,期望能最快推倒大名府,那就是阶段性战略转折。但有过热爆缸的可能,表现在战场即战线超长、若不能一波推掉大名府获得物资,如此长的后勤线在游击军骚扰下必然崩溃,那时的结局很难说。

或者是踩刹车降温,重新制定占领区政策,一定程度挽回民心,弥补后勤线漏洞,在差不多临近秋收时再继续挺进大宋部署于大名府的重型防御圈。

但这政策的代价是大魔王能获得几个月纵深、让他有更多余地调兵遣将,一但真被他喘息过来,以他的蛊惑动员能力,以宋国的功底和体量,那后果也不会乐观的。

会不会如同卓洛兰说的那样最终输掉战争?

此点老萧暂时持有保留意见,但很确定现在进入了骑虎难下的局面。

以前老萧不认同,只有现在实际交锋才能体会到神机雱的了不起之处。谁又能想到一向懦弱的宋军,能短时间被他点燃进入这样的状态?

有消息说大魔王于汴京高调宣扬“两关战役”,且竖立了六个宋军英雄团标兵。

这些消息传来时一致遭到了漠北领土们嘲笑,那真的如同小白文中的嘲讽脸NPC似的。他们说:特么的宋人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怎么不把牛给吹上天,两关之战也能叫勇武?那也能叫英雄团?难道不是战力弱的一逼,六个独立团规模一万五千人,被辽军两个骑兵联队六千人压着打,最后仅仅一成战损就逃跑?那特么能叫英雄团?

然而很不幸,老萧和他们想的不一样,正因两关之战的结果出乎意料,让老萧看到了辽军过热的信号。

辽军现在的状态一味张扬,坐实了“对力量一无所知”这个说法。必须认清的在于,于宋国六分之一国土沦陷、国内到处起火的现在,一贯懦弱的宋军还能自发在两关发起狙击战且身而退!

这就是卓洛兰强烈推荐的大魔王的终极王道战法!

换任何一个人,宋国现在已经从内部崩溃了,事实上这也就是初期辽国敢下注的理由。但大魔王那无出其右的政治控场能力,导致了这种举国药丸形势下,以懦弱著称的宋军能自发在两关打响反击战,战果竟然还不算差?

所以这个信号的出现,让老萧感觉非常之坏。

暂时也无法进行有效的决定,于是老萧于帅帐中发布命令:“立即发文西夏,把卓洛兰召来辽国军中。”

辽国行营的汉人书记官们群体眼晕了,“萧相……那似乎不是我大辽臣子?”

“都一样,现在我想听她说话而不想听别人说话了,在老子们彻底输掉战争之前她必须来,因为她欠我。当初要不是我老萧出手周旋,她已经被兴庆府那群药丸政客害死了,妈的还真以为没蔵讹庞会保护她?”

老萧以吐槽姿态咆哮着:“另外让南府把我辽国的汉人官员最多的派过来,只有他们能安抚住占领区形势,若再让那些漠北军头丧心病狂的搞下去,我大辽迟早吃药丸。”

这是现实,现在的辽国汉化非常严重,一半官僚都是汉人,尤其燕云地区的主体就是汉人。这形势既是优点也是劣势,于是耶律洪基主推佛学思维就是为了长治久安,为了对抗日趋严重的儒学扩张。

毕竟佛学实际就是“胡文化”,大抵和辽国的萨满文化如出一辙。并不是说耶律洪基吃饱撑了去挺大藏明王那种邪教头目。

只有老萧清楚,耶律洪基喜欢的是佛学而不是“佛教”,大藏明王那种邪教头目么,辽军第一勇士萧炎珊早就主张把他给斩首祭旗了。主要是老和尚太过老奸巨猾武功又太高,不好执行斩首策略。也不能公开怼他,否则击杀大藏明王的噱头,必然和耶律洪基主推佛学的进程相违背,会导致没人敢学佛。

这些事,人让人又怕又需要啊!

现在老萧需要压制萧炎珊等人把老和尚定点斩首的言论,因为需要这些个邪教头目在宋国东南搞事。但内心里作为政客,老萧天然反感这些邪教头子。

所以有消息说这时期,星宿老怪和明王等人被展昭白玉棠她们的突击队追杀了个一地鸡毛,从温州到潮州千里追杀碾着走,这些消息理论上对辽军作战不利,却也让老萧很是有些兴奋。

就此痛并快乐着,总之他们不论谁把谁干掉,老萧都比较乐意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