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黑暗骑士的信念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十一月初下起了嘉佑六年第一场雪。

天气异常寒冷,大魔王内心却非常恼火。接到萧慧的书信后考虑了两日,并没有撕了,因为撕了也没什么用,还显得小气不尊重辽国,于是拖着不回函不签署。

与此同时王雱发文边境关防,没有外交文书严禁放行辽国特使。只能以“辽民”身份入境,且后果自负。

其后于十一月九日,王雱坐专列进登州。

彼时登州造船厂已经完善,海军汽油机护卫舰算是改版定型,又生产了一艘、共计两艘汽油机版护卫舰。

这会是唯一的两艘汽油版,后续将不会再有汽油版的采购。因许浪山他们厂的蒸汽轮机海军版已经量产,同一船型的护卫舰将部选装台套许浪山家的动力系统。

这样的进度可以说一拖再拖,计划远没变化快。

早在嘉佑五年年初,愤青和地摊文学党说大宋会在九个月内形成制霸渤海的力量,那时大魔王谦虚的认为需要二十个月。

但就连大魔王也乐观了,至现在已经二十个月,仅有两艘护卫舰,却都还没有开始进海军服役。

不是海试没有结束,实际上早结束了。汽油机坑是坑了些,但现在已经过修改、弥补了缺陷可以用了。但军政上还没有理顺。

大名府驻泊司不是海军,无法介入渤海。非国战情况、是否介入渤海的治权在王拱辰手里,而王拱辰麾下是步军司系列的石介,仅仅两个营五百人配备。

这些人的尿性,王雱不想把海军战舰交给他们。那么仅仅依靠他们那寒碜的几艘排水量一百吨的帆船,用于和高丽人对持勉强可以。但用于和戾气深重又骁勇善战的女真海盗交锋则绝对不行。

剿匪计划已经成型于王雱心中,一忍再忍之下仅仅苟延残喘不到一年,以长崎港九兵卫事件为导火索,忍无可忍了,王雱打算正式对渤海海盗恶势力宣战!

但这不是国战,不是中央政策。就算枢密使都没有对“地区盗贼宣战”的权利,这个权利在王拱辰手里。所以需要大魔王火速来登州和王拱辰协商。

王拱辰容易搞定,但要真的出海打击女真人,步军司的废材肯定不可靠。最好能从枢密院层面公关,完成登州港换防事宜。

也就是说现有的登州水军撤离,抽调北京驻泊司一个军进登州成为王拱辰的助手,以应对新时期的渤海形势。

但这在当下也很难,的确被当时高丽的李夏慧吃死了这点。

朝廷知道王雱爱闯祸,也知道王雱和王拱辰达成了交易的现在,两个奸臣基本穿一条裤子。在当时就有一堆人反对渤海部署,现在这形势么,想在枢密院通过登州水军换防的部署很难。

对此王雱真的努力了,但是一堆人认为,不能把王雱的嫡系流氓部署于登州,否则迟早要打超大型战争。

这些家伙就这德行,他们真的落伍了,怂了。打陆战他们都害怕,自然更怕海战。因为大宋更没有海战经验,没有海军规模。哪怕他们拥有这个时代最快最黑科技的战舰,他们也不了解,不想接受新东西。

老年人就这德行。包括后世大雱的伯母哪怕受过相对高等教育,她也不信任微信支付宝这类东西,再方便都不信任,也不想去了解。这基本是一样的道理,这是老年保守派本质。

所以哪怕大魔王已经火冒三丈,拖延至登州时,这个战还是没能打得起来。

眼看政治方式难走通,王雱也仍旧没松开外交口子和辽国对话。

现在开始死马当活马医,具体细则是:视察登州水军营,找借口以吃空饷贪腐名誉了杀五个军官作为威慑,就开始了如火如荼的思想改造工作,进行军事、政治等方面的培训。

这些工作由海试代表马金偲陈二狗承担。

真的是不得已而为之,很快,就会用这些不成熟的第二梯队对女真海盗进行宣战。

一个馒头是可以引发血案的,九兵卫只是所谓贱民中的一个最底层。当王雱了解到这个小姑娘在日本民间的意义后,果断决定利用这个导火索打响渤海第一枪,以此作为负责任大国的正义宣传。

其实只要宣传工作做的好,底层人士才是最好的宣传口径,而不是权贵。因为地球上大多数人是底层,这叫天然的代入感。

萝莉天然就是正义,尤其底层萝莉,更尤其是有口碑又上进、人缘好的小姑娘。

居于此,登州水军正如火如荼的临阵磨枪。而王雱和大奸臣王拱辰达成共识后于十二月九日,以外交大使身份坐海军护卫舰登陆长崎港,在藤原光子的配合下,对那个遭遇了灾难的渔村进行慰问,且承诺会帮他们重建家园。

大雪磅礴时,一百多个村民注视下,王雱把脱水的干花亲手放在了九兵卫那简陋的墓前。算是纪念。

这有点装逼但也不是。王雱并不认识这个人,只是听两个宋国工程师汇报过。但心情真不太好,很沉重。不能再让这样的事发生了。

扫墓程序结束后,穿得如同个毛毛熊的大雱,走至了高台上,开始对不明觉厉的村民演讲:

“人的一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有的能解决而有的不能解决,这时需要努力。这是信念。”

“有的人以诚相待,就会获得朋友,这叫得道多助。而有的人与人为恶,却也未必会寡助,势力越来越大,有许多人参与同流合污。这是天道丛林法则。”

“我总在讲人定胜天,但其实我不会总成功,不会总正确。于是我选择坚持信念、且持续努力。”

“维护正义的骑士在任何时候都是孤独的。因为很多时候正义会被扭曲,邪恶会占据上风,人性决定了当邪恶的黑暗来临之际,更多的人不是坚守信念,而是妥协、随波逐流甚至同流合污、助长恶势力气焰。这更会导致骑士的孤独。”

“我这半生面临这样的孤独时候其实很多,但我勉强及格了,基本坚守住了信念。舒州时期是这样,抚宁县时期是这样,带志愿军入河潢作战时期也这样。”

“无论大雪还是酷暑、暴风还是骤雨、或者是漆黑一片的黎明前夜,无论海盗有多凶残,无论阻力多大、代价多高。作为坚持信念的骑士,我会持续努力去维护正义。至此我代表大宋,正式对女真海盗势力宣战!一定为九兵卫找回公道!”

经过翻译后,掌声如雷。

大雱果断转身下台,基本上算是结束了日本之行。

原本还有些话想说,但海边实在太冷,不得已下,灌水一向超厉害的大雱只得说了一个简化版就撑不住了。

藤原光子很萌,真信这一套。觉得他讲的太好了,于是小心肝扑通扑通的。

村民对大魔王的崇拜到了极限。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宣传方式,从未想过作为大宋第一梯队权贵,他会亲至这个落魄的小渔村为九兵卫扫墓,且在这个案发现场正式对女真海盗宣战!

……

返回登州不会很快,在海上航行时,藤原光子和大魔王促膝长谈,正在商议于长崎港驻军事宜。

经过她的测算,整个九州岛恐怕也凑不足一千个堪用武士,就算凑足了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太刀和盔甲。一但大宋对女真海盗宣战,必然是要阵痛的,整个日本沿海都会面临女真海盗的屠杀和报复。简直防不胜防。

换其他时候日本渔民不敢抵抗,但无奈九兵卫的死影响太大。大魔王的演讲彻底利用时局点燃了鸡血,可以预见的是那一百多村民是火种,持续的宣传发酵下去,会慢慢激发起整个倭岛反女真反辽国的情绪。

这就是大魔王的终极战法,仍旧走的群众路线。需要民参与的战争,才能事半功倍。

否则驻军当然可以,但这不是马上可以达成的,也无法驻军太多。防守永远不是办法,大宋不可能在整个日本沿海分散驻军。

于是这就是大魔王打渤海战役前的准备,是进日本装逼的目的。

下一步驻军暂时不会有,但会更具白银产量,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