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丧尸围城:全面反击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部署到一定时候就要侵略如火。

九月上旬,东亚世界线都掀开了惊涛骇浪!

随着制造产业面鸡血动员,加之制造工程规模越来越大,工人越来越熟练,新战舰犹如下饺子,先后大批量参与服役。

宋国皇家海军围绕州胡岛为中心,投入共计二十一艘护卫舰,两艘重型战列舰,阻止邪恶盟军的计划。但这也仅仅是开始,还有更大批量的半成品战舰处于紧张的赶工中。

这场注定载入历史的太平洋大型海战,宋国皇家海军才是进攻方。以辽国为轴心的邪恶军团目的是度海对日本输出,由此他们必须以州胡岛为中转基地。

这一时期双方基本投入了所能投入的部资源,围绕在州胡岛海域展开了攻防战。战况惨烈程度不低于陆地,时至今日辽国依托于奴役制,且整合了多国资源,这些年受到宋国工业牵引,他们也拥有了自己的一定规模产能。

至于九月中之际,辽国共于州胡岛一线投入大小战船两百多艘,一边把高丽人的军队持续送入本州岛,一边以守方形势抵抗宋国战舰狙击。

就此陷入了交织,日本、高丽、辽国、宋国等四方,在州胡岛一线海域的损失都非常大。

至十月初战况白热化,宋军护卫舰已被击沉六艘,九艘被重创,一千多宋国皇家海军官兵牺牲。但也成功击沉辽国高丽联合海军的七十艘以上战船和运兵船。造成了辽国和高丽非常大的伤亡。

但纵使战况如此,也未能面阻止他们对日本的输出,只能限制和压制。

本州岛的战火非常惨烈。本州岛内,虽为正式开启日本战果时代,但处于武家势力的微抬头初期,各方有各方心思,未能有几次有效的抵抗。

所以尽管有宋国皇家海军尽力的压制日本海域,导致登陆日本列岛的高丽军队规模不足三万,但高丽军队所过之处近乎没抵抗,只有日本村民的血流成河。

对此藤原光子没更多办法,她比谁都知道,超级大国大宋已经尽了力在阻止日本的灾难,但自己不行真的不能怪谁。

另一边,一向避免和王雱正面接触的日本关白(太政)藤原赖通,连发四封求助文书往宋国,泣血请求宋军登陆作战,以顶住高丽人的进攻。

王雱回信:地主家没余粮了。登陆作战在半年内基本不可能,现在还能有宋国船运对本州岛投送物资支持,已经是我皇家海军尽了部努力。坚持至明年开春以后再说。

大魔王的信中像是说的轻描淡写,但实际只有宋国内部知道大宋这一时期的难处。

这是因为,东北会战也已经于这一时期正式开启。

于这场战役东起沧州,西至五台山,北至辽国行营中心地带北平、河间府等地区,南面触及宋国第二重镇大名府。

在这方圆旷大的无尽阵地上,不等辽军进攻,大魔王当时了解了大宋粮食的底气后,正式电文东北野战军统帅部,下达了战略性、提前性的主动进攻命令,即东北会战!

这在辽军方面,这场战争被称为南北会战。

大魔王下达总攻命令前,更具多番情报推算,辽国总计部署已超过八十七万军力,分布于整个东北沦陷区。

而大宋在完成了最关键的战略缓冲后,先后对北方战线投入了一共二十个半机械化集团军。

加之前期被打散编制、以游击为主的敌后区残留下来的约十五万老军,不计算地方民众运输队,但加上民兵各纵队,宋国针对东北会战总计部署了六十五万战斗力量。

王雱于枢府总攻命令的下达,也宣告大宋北方战略面转变,将正式从游击策略,转变为正面刚之大型阵地战策略。

早在九月初,大魔王电文东北野战军统帅部,要求在辽国完最后准备、于他们忙于秋收抢粮草之际,顺势进攻,发起东北战役。

根据以大魔王为核心的枢府精神,柏林、马金偲、狄咏、穆桂英等联合商议,于九月五日投入三个野战军,集七万多兵力剑走偏锋、发起对真定府重镇的攻坚。

这是这场世界大战爆发以来,宋军成规模的集群,第一次打大型阵地战,第一次对辽军重兵防御圈发起主动进攻。

在真定府会战打响的第一时间,卓洛兰感觉不对,认为不能对此随意指挥。

因为卓洛兰认为这是宋军“围魏救赵战略”,宋国集两个野战兵团七万兵力,其中五万打真定府,另外两万多游走看似要支援,来势汹汹。但其实卓洛兰认为他们不可能短期打下真定府。

所以宋军的真实意图是吹响总攻的号角,却要牵着辽军的鼻子走,意图颠覆辽军现在的部署,形成解放北方游击军和新军会师的土壤。

如此导致辽军许多将军和部族首领慌张了,忙于收割秋收粮草的他们,完想不到宋军竟然会有主动进攻的时候,于是他们各方给予了萧慧非常大压力,限于各种原因,老萧吃不住这样的压力,因为真定府乃是耶律阿涟兵团防区。

秦王耶律阿涟,是前首相萧笑穆外孙,当今太后儿子,辽皇耶律洪基的同胞兄弟,同样也是萧慧的亲戚。限于政治压力而不是军事策略,也为了军心稳妥,萧慧命南方萧的鲁兵团、以及部署于河东战区边缘的敌烈部兵团,让他们火速增援真定府解围。

萧的鲁兵团是珊军效率尚可,但他们北上解围之际,遭遇了宋军第四集团军的穿插阻援,被拖延在封龙山一代无法有效前进。

这很玄幻,没人知道宋军区区一个集团军建制、又不是骑兵的军队,为何会敢明目张胆穿插至辽国的重兵防区内?

但事实上这就是现在整个河北地界上的现实情况,宋军到处在穿插,辽军哪怕集结八十万,在这横跨几千里的纵深中也到处是漏洞。

很难说清楚是谁包围谁!

不幸被卓洛兰言中。宋国东北野战军之所以敢这样穿插,那是因为真的无法说清楚这是谁包围谁!

萧的鲁兵团实力、占优却迟迟无法击碎新四军的阻援计划,而这时期敌烈兵团忙于在河东抢财物抢粮草。宋国两个野战集团军、集六百门火龙对真定府狂轰滥炸已经开始,敌烈兵团尚未针对老萧的命令完成集结。

等敌烈兵团东进增援真定府之际,实际真定府也已经沦陷。且因老萧这个“政治”部署导致许多阵地处于空白,于是最早被打散在东北局部地区的无数宋军游击军,成为穿插,突出了辽国的重兵包围圈,去大名府整编会师了。

不难想象,那些游击多时,已积累了很多战争经验的老油条部队,一但接受新装备正式投入阵地战后,会成为虎狼军队。因为他们已经成功渡过了怕死阶段。活到现在的游击军基本都是“抗体”、面免役辽军的部队。

辽国还没有输,但真定府的沦陷成为了影响辽国军心、提振宋军士气的分水岭,至此因错误的部署,卓洛兰认为耶律阿涟兵团战败哪怕连外伤都不算,却成为了南北会战战略主动权易手的转折点,接下来会很不妙……

至九月末,也是太平洋战役的最黑暗阶段,大宋官报发文庆贺真定府大捷,为我大宋东北战略打开了新的一页。

没人能想到宋军可以于辽军重兵布防的腹地拿下了真定府,至此举国欢腾,到处放鞭炮。

为此大魔王发文批官报“言过其实”,不要粉饰自己。

大魔王指出:大宋铁甲仍在,但也面临许多问题,不要夜郎自大。到现在辽国仍有八十万以上主力部署于大宋国土上,真定府战役、也仅仅只是东北大会战的一个环节。

就此一来朝廷相公们再次脸如锅底,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该庆贺。话说这些家伙就等这战争结束、以便没收大魔王的权利。

但天地良心大魔王不是乱说。就算是大宋于不可能的时间里提前主动进攻。有了这几个月的缓冲看似宋军成熟多了,其实战区仍旧很艰难。

至现在,于东北野战军军中,大魔王正式到达了巅峰神格,谁都没想过要主动出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