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优柔寡断的小赵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八月中。

密集出现的消息越来越不利于大宋平稳,到此一些先知先觉的人开始觉得有点不对了。

东海传来了宋国工业司两艘装载着开采机械设备、从登州港驶向长崎的商用船,刚出黄海路过朝鲜海峡的途中遭遇了袭击。

两艘船沉没,昂贵的设备损失,随船的一百多宋国船员、技术工人遇难。这是形势紧张以来第一次有商船出事。

实在因陈二狗的作战压力太大,长崎海军基地没建成前,不具备对护卫舰的远航补给能力,于是在坑爹的汽油版护卫舰航程限制下,陈二狗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却只能动用一艘护卫舰保护工业司的建设船队。

但出了黄海之后一切就看运气。

这事发生后,女真海盗组织已经表示对此负责。

但实际上没人知道到底谁干的。当时女真人的战船于辽国苏州港被击沉十七艘,那虽然不是部但已经是女真人的大部分家底。

后续,陈二狗却不断文报送达王雱的手里说:渤海黄海的海盗形势严峻,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宋军护卫舰已经开足马力,日夜不停的在这期间又击沉了四艘女真战船,击杀女真海盗两百多人。但仍旧没能把女真人赶回辽东去。

所以王雱判断这只有一种解释:辽国一边明面上对大宋妥协,同时已私下介入了东海战事。人员的确应该是女真人,但战船是辽国提供的,或者是逼迫高丽提供的。

这个事件是雪上加霜。

早在前期就很难,汽油版战舰的小问题仍旧比较频繁,在效率不够高的情况下还要分出一艘护卫舰给工业司商船护航。

现在却是越剿海盗越多,还有高丽人可能会浑水摸鱼,于是没有海军战舰的护航,工业司的工程船理论上出不了黄海了。

在早前急需建设长崎海军基地的情况下,工业司从登州港出发的工程船频次已经比较有限了,必须一批一批的排队,在海军维的护航下出统一出黄海。

这已经导致了拖延长崎海军基地的进度。

而现在局势进一步恶化,以女真人的名誉首次反扑,开始攻击宋国商船和非战斗人员。

女真人只是狠却没这么聪明。这是萧慧在尽力拖慢宋国首个海外基地工期。萧慧绝逼清楚一个事实:长崎海军基地一但建成,半个东亚就被宋国流氓不费吹灰之力的占领了。

然而不在其位就不能谋其政。陈二狗私下给王雱送军报已经有“泄密”嫌疑,王雱可不想把他给害了。

于是王雱不但无法指手画脚,只能简单的回信陈二狗:记住宋军信念,身为军人在有新的命令前,持续的尽职尽责作战。其他不要想,不要再来问我,不要再给我送军报。

尽管这样,内心里大魔王果断也火急火燎了。

这又是一个信号,确认了韩大脑壳以强硬政策对交趾宣战、开始大动作调兵遣将之际,老萧也在幕后逐步跟牌下注。

现在只是前戏,是吸引。还没到老萧梭哈的时机。

但大雱认为很快就会有加码信号,具体是什么大雱也无法意料。但可以肯定和界河的赵滋事件有关。老萧不会蠢到“辽民被宋官判处死刑后只谴责了事”。

为了这个特殊事件,监国太子赵宗实专门登门拜访王雱询问。

小赵来的时候,王雱刚巧被王小白弄的一身屎尿,但这就是大魔王现在闲居下来后的生活,有点温暖有点小滑稽。这也让赵宗实想起了曾经“穷苦时候带赵顼”时,于是小赵也感觉很高兴,很感激大魔王不在关键时刻来以导师名誉责难学生。

“相公。”赵宗实请教道:“现在让学生有些不明白,气氛有少许不对了。亦不知道,关于界河捕杀辽民的问题是否真的仅仅谴责了事?相公说过,我有疑问都可以来问,你会倾囊相授?”

“太子殿下客气了。”王雱道:“辽人具体会怎么做我也不晓得,但在东海、我工业司商船遇袭其实就是辽人干的,女真人或许能杀人抢劫,但理论上他们不具备快速击沉两艘宋国商船的能力。既然辽人这么做了就不会再顾忌面子,所以赵滋所引起的雄州界河纠纷,很快就会有辽人回应,不会太严重,但一定会让宋国觉得为难不好处理。这就是赵滋闯的祸。”

赵宗实微微觉得失望,大魔王预估了有回应,却无法知道是什么方式,那么这个靴子不落地就不安心啊。

想了想赵宗实道:“请问相公,今日于都堂听政,韩琦相公专门就朝鲜海峡工业司船遇袭事件,评击了您当时对女真海盗宣战政策,说您和赵滋一样是闯祸精,就是您惹恼了女真人和辽人。”

王雱微笑着问:“殿下信他说辞吗?”

赵宗实尴尬的道:“半信半疑。韩琦公对事不对人,说的有些道理,但在气头上又感觉有些偏颇。于是想听相公亲口说一下这事。”

王雱道:“韩琦有韩琦的想法,但我有我的解释。其实就算我不惹,难道辽人女真人就不会怒?九兵卫惹女真人了吗?那小姑娘像畜生一样的被处决了,这就是现实。事实上一切事情的发生并不需要理由,九兵卫的遭遇证明:贼就是贼,不惹他他也会怒的。我授权海军护卫舰攻击辽国港口只有一个目的:打蒙他们,延迟这些事件发作的进程。因为当时我判断:我不出手他们也会出手,那我宁愿提前做,固然我没有装备好,却也打乱他们的计划,让他们无法正常准备。”

顿了顿又道:“臣很庆幸。打仗当然会有牺牲的,但拖延到了现在八月中才发生这些事,这等于为我大宋多赢得半年时间。否则臣认为,当时不在二月一口气击沉女真人的战船,那么最多三月就会是我大宋浩浩荡荡的商用船队被海盗一锅端,损失会更加惨重。”

听到这里,赵宗实总体很感激大魔王不在关键时候以老师身份乱干涉,不过也心下疑惑:做这些事,仅仅只是他的一面之词和个人判断。并不意味着就是真的,现在只能由他一张嘴说了。

但不论如何韩琦相公也说了,当时那些事在他大魔王的权限内,他在其位而施政,就算真的引发了问题,也只是错误而不是犯罪。韩琦承认当时也“用人不善”,造成了一些麻烦。

为此大魔王已经付出了被免职的代价,那就不能多说了。

最后赵宗实起身道:“听相公话后,这心里又多了点靠谱的感觉,现在只有等待了。”

他告辞了。而王雱没有留他,因为又听到“三少被请家长”了,得去处理……

北方边境以一条界河划分。南岸宋国放眼望去一片密林,而北岸辽国则是光秃秃一片。

这样的形态,代表辽国是坚壁清野政策。而宋国不需要这样的政策防备。

因为在老早以前宋国就怂了,防备辽国的方式是“岁币”,而不是军事手段。在军事上坚壁清野了也没用,反正顶不住辽国的集群,干脆就选择这样。

这造成了除了界河有纠纷,还有许多辽人喜欢进入宋国树林打猎。因为辽人自己的树木砍光了,依托树林生存的动物当然就跑宋国来了。

然后辽人把在宋国树林打到的猎物带回去处理,把肉吃掉,再把毛皮卖给宋人。

而且现在,八月下旬出现了新的情况:越来越多的辽人越过界河,到宋国树林砍树,再把树木拖过界河去,最后拿了卖。

这种事永远都会有,小面积就是正常的。但现在是大面积显然不正常。

国家政治就这德行,不是左就是右。赵滋因干涉界河辽人做过头被撤职了的现在,雄州没有主政官员,又因赵滋落马,现在雄州官僚完不管辽人砍树的事了,如此就导致了快速持续性扩大。仿佛集团一样,近千人在宋国树林砍树。

这消息传到东京,韩琦和赵宗实感觉很为难。果然被大魔王说中,很快就会有辽人回应。现在看显然就是砍树事件。

就连韩琦赵宗实也觉得这是辽国朝廷的试探和回应。那些人显然不是民众,民众没那么大胆子,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