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惊人的脑洞战术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两日后就是的“登州会议”。

现在这个会议不起眼,但是将来,这个日子一定会千古流传的。

现在大魔王还不是宰相,却以领袖姿态发起了登州会议。王拱辰对此非常配合。

换别人不行,但王拱辰这个老狐狸原本就一屁股屎,现在又因他侄子王罕当时的政策,越南人已经不宣而战,暂时还没有强攻,但引而不发让人为难。

以大魔王的节操和威望,要把这事套在王拱辰身上进行严厉打击,那真的太容易。所以投鼠忌器下,现在大魔王要做什么王拱辰都十二分配合,只求能把广南的责任给慢慢抹平。

这次联合会议,参与者有工业司驻登州部官员,登州部文官系统,亦有步军司住登州水军都头以上军官的参与,乃是一次会。

州衙容纳不下这么多人,所以是露天会议,差不多两百人,都在大雪中集中起来等候着大魔王的驾临。

会议展开前已经有过余热,但凡大魔王的信徒,均把这次会议提前吹风为“大宋的战略分水岭”,一个将会载入史册的符号。

对此有些人担心,也有更多的人期待。

某个时候,大雪中瑟瑟发抖、穿的如同毛毛熊一样的大雱来了,没有客气,直接走上了临时搭建的高台,清了一下嗓子后道:“让大家久等了。”

王雱接着道:“作为负责任的大国,根据地方自主权,在早前我就和王拱辰大人有过详细沟通,兴许已经不是秘密了,私底下似乎都知道了我大宋即将要对丧心病狂的女真海盗宣战。”

场面越来越静,逐步的落下了官员间的私自交谈声。

王雱再道:“于此时刻,我两日没睡觉,考虑了非常多的问题。相信大家也都耳闻了,就在这我登州政府即将打击‘治下海盗’的节骨眼,大宋西南后方起火了。邪恶的交趾李日燇政权一而再、再而三对爱好和平的大宋发起挑衅,其五千马步军曾踏入了大宋领土,杀死宋边防军两百多人。”

这个消息有的知道,有的则不知道,就此,台下掀开了热烈的议论声。

王雱微微抬手,待声音落下后再道:“交趾军侵略宋国领土,但除了永平寨战役中被杀的宋国边防军外,暂时没有平民伤亡的消息。而后交趾人围而不攻,这事的玄机又在哪呢?”

大家开始面面相视了起来。

王雱道:“我不是神,未必正确。但我猜测交趾人不傻,他们不会真的具备对大宋的挑衅能力,所以他们不是仁慈而是等候信号,即蚂蚁吭大象的进攻信号。这个信号是什么呢?”

环视了一圈后王雱缓缓道:“我认为这个信号在渤海。交趾人不是等待我们对女真海盗宣战,而是等候女真海盗主动对宋宣战。”

“这道理是什么呢?是契机和士气问题。假设女真人判断迟早要和大宋水军开战,既然战争不可避免,那么他们不会真傻到等着先被宋军痛打,他们应该会在我大宋准备不足、日本沿海准备不足情况下,发动标志性的袭击大宋商船事件,造成大宋内部恐惧,以期望彻底断绝大宋的海上贸易线。若这个信号出现,我认为交趾人就会发动真正的攻势浑水摸鱼。交趾人当年就收留叛军侬智高余孽,且拒绝和大宋谈判,这证明了他们不是好东西,不是大宋的朋友。”

顿了顿,王雱一字一顿的道:“我的结论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大宋不喜欢打仗,但眼看战争不可避免,被狼群围观时一定不能怂。必须赶在女真人动作前主动出击,打出声威,打出气势。我们准备不足,但女真人和我们一样也准备不足。我们在不适合时主动出击宣战,就是反信号,是所有狼群投机者的意料之外,于是在战争不可避免这个前提下,主动出击,相反能为我大宋赢得更多缓冲,给我大宋朝廷解决西南后院问题赢得时间纵深。”

到此大家感觉很不好,但也不敢唱反调,只面面相视。

而登州五百水军被马金偲等人调教已有一段时间,规矩还算有,体军官从稍息状态立正。

“石介。”王雱道。

“末将在。”头皮发麻的步军司将领石将军出列军礼跪地。

这次渤海战术只能是登州水军打,才能解决法理问题。作为传统的步军司废材他当然不敢打,但很无奈,妈的麾下才有五个军官因为贪腐问题被处决,又被洗脑了一段时间,如何能拒绝呢?

王雱道:“我知道你和你的下属有顾虑,事实上没人不怕死,没人爱打仗。但现在我大宋面临的战略形势非常糟糕,没有退路。渤海战役部署,必须一开始就君临天下狮子搏兔,你懂的,面临野狼时不能显露出一丝怂态,否则死的更快。第一战之战术部署会由我亲自制定,往后的,我会以擦边球形势派驻陈二狗将军为海军政委,对你部进行程督战。”

陈二狗和其亲兵简洁的立正作为回应。

王雱环视步军司系军官一圈后道:“若有一丝其他办法,我不会让你们上战场。但此诚危急存亡之秋,身为大宋禁军,在大宋需要你们时,就算死在海上也是你们之使命和义务。当然我不希望你们死,我会给你们最好的海军装备,为你们提供最有效的战术指导。相信我,作为军人,现在是你们建功立业的最好时机。当年我带志愿军打北川河口会战时,若国家有现在这样的底气,那我做梦都会笑醒。”

“但事实上那时我们没有。于零下三十度严寒中,志愿军在装备不足时主帅病危,投入部家底七十五个野战营,战损三成的情况下至北川河会战大捷。志愿军不是不怕死,不是不会伤,而是志愿军知道打不赢北川河会战的代价是:时值部署南京道的辽国珊军会南下攻宋,我河北至山东大部分地区、包括你们登州也会血流成河,会有数十万类似九兵卫一样的人,像牲口一样被处决!”

“我不管你们怕死还是不怕死,不管你们打不打得赢,我对海军只有一个要求是:听从指挥,竖立信念,以青塘战场之志愿军为榜样、为此持续努力。这不是请求,而是军人的责任和义务。作为了解战场的接地气指挥官,我不会对军队下达‘必须胜利’的命令,我只要求军人:尽心尽力为国服役、为阻止九兵卫那样的人遇害而承担起责任,坚持信念,勇于斗争,善于总结,直至最终取得胜利与和平。”

“真正的军队不是为输赢而存在,是为责任和使命存在。这是仁者无敌的释义和信念。”大魔王说到此处算是画了句号。

体立正……

登州会议的结束不是结局,只是刚刚开始。

会议后马金偲和陈二狗的亲兵队充当指导员,对海军进行最后的动员和洗脑。现在来说这工作就轻松得多,鉴于大魔王在军中真有威望,加上初具规模的领袖风采,登州会议的精彩演讲导致了海军群体性鸡血。

这个时候不能松懈,他们被洗脑狂人大魔王“点燃”后,所谓打铁要趁热,只有燃了软化了,才能进行锻造塑形、这是众所周知的。训练军人或传销份子其实也一样,他们需要标兵、需要一个领袖主心骨去点燃他们,然后就像出炉的红铁那样,抓住机会对他们猛锤锻造。

他们未必真的懂或真的理解,不借助这股鸡血效果猛锤塑形,冷却后他们还是那样,于是登州会议结束后海军正式关闭军营,不和外界的药丸与腐朽气息接触,进入训状态。

这真的是传销,传销初期是真需要封闭管制的。

做这些工作不需要王拱辰签字,这恰好在枢密都承旨王雱的权限。王拱辰有军令权,但王雱有部分军政权。

暂时来说,海军只有两艘第一代护卫舰。有殿前司杨首长配合,钱是有的,已经以北京驻泊司名誉,下单八艘蒸汽轮机版护卫舰。

这些装逼的权属是大宋禁军、天武军北京驻泊司(抚宁军),采用寄存的操作方式放在登州港。

那么海军能不能用北京驻泊司的装备呢?理论上可以的,只要王拱辰以执政官名誉开打,权宜之计下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