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赵宗实的心思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听到这里,王安石皱眉道:“所以你的意思就是:你仍旧念念不忘领兵帅臣职务,必须用你出任两广经略使出阵、朝廷必须围着你转才是政治正确、是这个意思吗?”

时至今日的大魔王连大老王也敢顶,嘿嘿笑道:“客观的说,你们任命了我会高兴的,但不会去上任,因为广南没有我也不会输。至少从这次战报,我看出了李师中的能力,他不是不会打,而是他的思想包裹没放下,想的太多了。但他不会输我是肯定的。”

我@#¥

王安石不禁一脸黑线的道:“既然肯定不会输掉广南战略,你还说个什么。你要说他会输么,你在这里破口大骂也算了。但不会输,暂时也没有交趾军乱杀宋人的劣迹,你就随意对广南帅臣指手画脚破口大骂?”

王雱强撑着摊手道:“我说说而已,不让做事了还不允许我吐槽啊?我是不是把他李师中一条腿给骂了掉下来了?还是广南战争真的被我骂输了?”

“你……”赵宗实和王安石一起对他有些无奈。

王雱这才不开玩笑,温声道:“太子殿下,父亲大人,我真正当心的不是广南,问题也不在李师中身上,而在韩琦身上。韩琦自来高调,难道只有我发现他在复制好水川错误2.0吗?本性啊,他这人看着高调强硬,实际最容易被人欺负、最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他是战略保守战术激进,这恰好就是当年在陕西时候和范仲淹的矛盾所在,当时范仲淹不主张主动出击,那叫老范怂吗?为此韩琦干了什么?变脸快的如同猴子屁股一样,前一刻钟用富贵保举老范,转身政策不对了,就找皇帝告老范黑状,他当年对老范的作为,和现在对我的打压有特么一点区别吗?”

“……”王安石和赵宗实不禁面面相视。

王雱又道:“不要以为你们封锁消息,把我困于这个茅庐中我就不知道形势。如果我没猜错误,李师中之所以把广南开局打的这么挫,是因为吕公弼或者文彦博中的一人进广南作为监军督战了,我有猜测吗?”

神了?

这些消息的确是有意瞒着他的,就此王安石和赵宗实面面相视,相互都以为是对方透露给大魔王的。

的确,吕公弼作为韩琦的特使,其本身也是带兵出身的人,于是进广南去和李师中协同指挥去了。想不到竟被大魔王猜中了?

这不难猜,吕公弼文彦博也包括张方平,都爱搞这一套“兵在于精,打仗是军人的事不能有百姓参与”。他们也都真实有过相关言论,那看起来也算一定程度的爱民和仁慈,但实际就是脱离群众思维,所以导致大宋的战争总是打的很挫。

脱离了群众后,越不接触就相互越陌生,那个时候宋军不知道为什么而战,老百姓也不知道为什么而服役。这就叫隔阂。

于是这群官僚在这方面连个帮派头子都不如,有作为的帮派头子不论路线是否正确,一定都会有讲义气关心兄弟的特质在身上。

总之多的也不想扯了,王雱对王安石和赵宗实交底道:“我把话放在这里,既然已经开战了,作为道德和操守我不会拖后腿,我支持战争,也希望大宋赢得战争。但这样的战争方式一定不对,气候越来越不对,不好的信号正在一步一步确立,根本不需要太多人、只要放下身价负起责任,深入基层搞好和群众的关系,就能轻易的把交趾猴子赶出边境、取得广南的长治久安。但一些人在揣着明白装糊涂,一些人则不懂装懂,持续脱离群众除了会带来广南往后的一些隐患,它还能在这关键时刻大量消耗我宋国的战争资源。若打个广南就需要轰轰烈烈的四路军民进行国战统筹,本着政治问题、放弃了野外群众让他们粮食受损,让他们冷心。过多大军集中于广南,那打的不是交趾猴子,是我宋国百姓的民心,那些素质堪忧不受控制又优越感爆棚的军队,有哪次他们不借战争名誉踩踏良田、骚扰百姓索要钱财的?”

“所以这就是我破口大骂的原因,我就没弄明白,广南它不打也会赢的,是药三分毒,病不重的时候他们这样用猛药,相反让药物和内体免疫力互怼,让隐藏着的一小撮病毒作壁上观,这有意思啊?”

“与此同时错误的军事资源配置,无视一步一步明显起来的大战信号,会发生什么我不肯定。我只能说,如果我是老萧的话最近无法睡觉了,因为每次一做梦就笑醒么还睡个蛋。”

所谓话多不甜,今天王雱已经难得的说了很多,到此也就闭口不言。

一定程度上王安石把话听进去了些,因为在王安石的层面脱离群众肯定不行。此点是支持王雱的,只是所谓的“不打也会赢”值得商榷。

但赵宗实不以为然,今天大魔王的话似乎并没有太多玄机,只是一些老生常谈,更像他和韩琦互撕时候、变着法否定韩琦。这在大宋很正常,基本都是这样的,赵宗实从小看着他们这样撕逼长大的。

一但进入了这个理解模式,王雱战略中的其他关键点就被赵宗实选择性无视。认为那是他为了凸显韩琦猥琐,刻意渲染出来的。

这也很正常。大魔王除了要怼韩琦,当年在志愿军问题上他就和吕公弼势不两立,把人家给揍了一顿送去住院。这真的很恶劣,可惜……他真的带着那群流氓于不可能的情况下,寒冬腊月的打赢了青塘战争。所以他的一切错误又被原谅了。

小赵记忆忧心啊,当时举国上下被辽国逼得想撞墙,北川河会战大捷的消息进京时,那时候老萧竟是一句话不说的转身走了。而那场战役产生的震撼程度,是大宋建国以来从来没有的。

至此小赵认为要对大魔王尊敬,但诚如他自己所言,他不会永远都正确。至少因吕公弼和韩琦的关系,他现在虽然不反战了,但在广南战法问题上的屁股方向太明显。作为尊敬听着他说就行,没必要为此传达给韩琦,增加两个铁脑壳间的矛盾。

小赵也很高兴,大魔王那句“广南不会输”就是大家需要的定心丸。大宋宣战了,又不会输,那就是国运,是好兆头。

“相公之训导已听进去,我会有考虑,就此告辞。”赵宗实客气一番后离开了。

王雱不及多说什么,听到落地响在某处哇哇大哭,只得又找带孩子了,这个落地响么真的也是够了,他甚至比韩琦还难对付。

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王安石叹息一声,可惜现在自己的权限也有所收缩。的确还没到韩琦乾刚独断时,但是诚如儿子说的国战已经开启,作为副相不能给首相扯台,可以不同意他的观点,但不能不支持他的工作、不能进行内耗,这是王安石的总体原则。

其实王安石听到“军事资源错配、两个和尚抬水吃”的时候已经有点感觉。

所谓细思极恐,王安石一想,儿子从孩子时候自舒州起兵,自来都是少量资源就取得胜利的。抚宁县剿匪如此,青塘战争如此,现在的东海海战也如此。

狄青的昆仑关战役,以及病逝前的青塘都门山战役,也都是高效的统筹,以少胜多的典范。

虽不敢讲韩琦现在的作为大错,但的的确确,如果广南需要配置四路军民动员参与,那么大宋根本走不到今天?

淮西战役若要等候大军围剿,那基本就永远不会有结果。抚宁军对三山七寨宣战的时候,也就那么寒碜的几百条枪,但正因为如此,才能打出那样的利益来,真是想等着从朝廷层面部署,从西北抽调几路大军部署的话,那不但剿不了匪,还会那时就激化西夏矛盾,根本没有后面的大建设时期。

同样讲规模的话,青塘战争若要配置到李师中现在的规格,起码要投入十路资源,那仅仅是调兵遣将以及粮草的运送和征伐,民夫的征集等等事宜,就需要耗费一年时间,还能导致宋国内乱,那几乎等于军队连青塘都没进、大宋就输了。

包括现在的渤海仍旧是这样的风格,区区不到三十万价值的两艘护卫舰,五百个传统的步军司废材,就已经打的轰轰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