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关于广西的决策意向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可您就是校长嘛,煤场小学您是名誉校长,工程院您也是院长,西北的学堂是您在草根时候一砖一瓦建设出来的。”嘴巴很快的徐乐说完又发现不妥,便又抬手捂着嘴巴。

“你也滚,你在这里和没在似的。快滚。”大魔王处于持续咆哮中。

不过把徐乐骂跑后,发现后续工作有许多不顺手,剩下的秘书都如同愣头青似的,但每人知道的有限,不论大魔王问什么,他们都要交头接耳一番,才能有答案。

这死不了人但感觉很不爽,于是大魔王只得又厚颜无耻的拍桌子:“徐乐呢,工作时间跑哪去了,这是什么工作态度,让他给我赶紧的来,顺便给予口头警告,再敢有早退行为,就变为行政处分。”

为此部人险些昏厥。

但是很无奈这就是处于战争时期、近乎于神坛上的大魔王的日常起居和德行。

让人无法诟病的在于他现在吃住都在这里,半夜半夜的扑在他带来的那台老掉牙书桌上。除了指定要吃掉一些作为种子存在的土豆用于炖红烧肉有点奢侈外,其他作风基本当得上标兵。

徐乐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后,原本以为会得到道歉,然而并没有,大魔王并没有自我批评,而是很无耻的当做刚刚的事没发生。

对此徐乐一阵郁闷。

王雱也不管他的心思,说道:“我说口语你斟酌用词:让吕惠卿赶紧的,最快速度返京述职,另有任用。就这样。”

徐乐迟疑着道:“银州人口不多,但经济和工业规模超大,现在乃是大都督级行政区,这级别的守臣调动需要圣旨……相公是不是……”

王雱摆手道:“不需要。我带军国平章事衔判枢府,仁明殿会议对我的任用是‘判’而不是‘知’,少拿平时的官僚体制来给我的战争部署扯犊子,我有多少权限是仁明殿会议的共识和定调,而仁明殿会议是这一时期的大宋意志。简不简单?”

“额好吧,假设您不怕被老夫子们和皇后娘娘戳脊梁骨,那当然可以的。”徐乐发着牢骚去拟定调令了。

拟定了文绉绉的调令后,送来给大魔王签字盖印,徐乐又感慨道:“聪明人啊,薛相公是个大智慧,还真被他说中了,广南形势是绝密而薛向不知道,他却通过人事部署猜测到了广南结果。厉害了薛大人。”

“你怎么叽叽歪歪个没完?”大魔王道。

“好吧,如果您觉得我很烦,我以后就尽量少说话。”徐乐道。

大魔王想了想又道:“不过听你叽叽歪歪有时也挺有趣,好吧,没正事的时候允许你说半箩筐废话。”

“谢相公的理解。”

“对了,你小时候是不是落地响?”

“咦,相公您怎么知道,我娘就是这么叫我的。”徐乐道。

就此大魔王一脸黑线。

不过一想也释然,将门不过三代其实“相门”也一样,若王安石王雱王小白三代都出宰相的话,那必然要坏事的。所谓傻逼青年快乐多,落地响以后做徐乐似的家伙其实也挺不错。

唯一就是……王小爱那“抢霸”有些麻烦,那真有些像王雱,她可别变为女魔王就好。

甩甩头,大魔王再次拿起广西文报,皱着眉头。上面说太平和迁隆两地失守了。

广西军的规模其实不算太小,可惜太久不受到重视没更新,装备和素质太差,厢军则完不叫军队,是一群老弱病残劳改犯,更多是低效率做点政府的工程什么的。

所以在枢府纸面上,广西禁军和厢军相加有六万编制,但实际李师中给大魔王交底了:真正可用的实际军力不足一万,且装备相当老旧。

就算是可用军队中,年龄结构和身体素质也超级差,完不是禁军标准,而是所谓的“关系兵”,以及滥竽充数的“纸面数据兵”。

至于军官更是奇葩,要李师中看的话,都是早该开除或者退役的,但无奈那些人到时间不退,专门花钱从高层买“延迟退役”指标,这是为了继续捞军费、吃空饷。

此点上要追究起来没完没了,除了那些基本被大魔王干掉的京畿系军头外,没被干掉的责任人还有一群人。譬如上任广西主政王罕,譬如王罕的再上一任,这些都是文官进士。

又譬如杨文广实际在广西问题上,就是不算死罪,但要说没连带责任是他自己谁都不信的。可惜穆桂英是这一时期的肱骨、大魔王嫡系。他儿子杨怀玉也如火如荼的提着脑袋在东南追缴恐怖分子,于是这让李师中无法在公开文报中提及这些。

问题更大还有上任枢密使贾昌朝,再上一任,太师庞籍。这些大脑壳更不是李师中能提及的,提及了也没法追究,捅出来只会降低朝廷公信力、而没其他用。

因为大宋规矩:入朝不死,入相不罪。

越偏远的地区,官僚越容易维稳隐瞒中央。但谁知道现在就遇到了交趾军入侵导致的国战呢?

这些消息,李师中是以私信方式呈报给王雱的,而不是官府公文。否则基本就等于踩了政治上的地雷阵。

那么这样的情况下,目前为止广西的可用兵力只是交趾军的三分之一还不到。在大气候不好的情况下,太平和迁隆失利是必然的。

输的不算难看,是因为李师中顶住了监军吕公弼好大喜功的决战提议,开战已经很久至现在没有大失利、保存的了广西军主力。理论说算是及格了,此点李师中没毛病。

但他的问题诚如王雱所说:他有他的心思。

到现在为止,王雱观看他的工作日记、以及广西各种会议纪要等,他仍旧没回到正确路线上。虽然不犯大错,但仍旧没把王雱的基层战略展开。

这些方面李师中没细说,但永平和迁隆是两个民族寨。看文报中广西军于永平和迁隆的部署规模,以及交战时限,他李师中不说王雱也清楚:他们没有民众的支持和参与,否则以交趾军在两寨投入的参战规模看,不可能这么快失守。

既然要守,就要守出个样子来。否则不如不守,提前疏散少民退往后方才是正道。这是大魔王的下意识。

但李师中没这样做,就说明他观念存在问题,至少是在吕公弼的精英思维影响下存在问题。

他们因何没撤离永平和迁隆少民,大魔王理解的话有两个原因:一是诚意不够,他们不想把这些人撤往后方解决人家的吃饭问题。

二一个,少民有自己的习俗,不愿意离开的情绪一定会有,但这可以解决。遇到难题时候说一次“不走算”谈不上诚意,也就是广西的问题根本:他李师中表面响应大魔王了,但其实心里不认同,问那句“你们走不走”是程序,人家说不走后就拉倒。

这谈不上顶风作案,但至少代表他们从根子上对大魔王“深入基层”政策不以为然。

吕公弼这龟儿子么会找他算账的,李师中还有救、还能用,所以王雱暂时不想说他,不想把李师中一竿子打死。

对这些越想越恼火,明显已经是过期文报,又看了一遍后大魔王仍旧拍案道:“我愣是没看明白,李师中和吕公弼脑壳里是什么,是屎吗?他们要持有大汉族主义我不反对,但要分情况分地区。少民也有温和与不温和之区分,此外少民的差异性,大多是见识和思想不够开放所至,这需要去切实解决他们的问题,让他们接受同化,接受新的事务。若在其他地区就没问题,但这两龟儿子愣是不明白,广西那地方少民如此扎根,如此多,他真是放弃了少民不管,不帮助解决问题,让他们继续闭塞,能长治久安吗?即便打退了交趾那又怎么样,这样的懒政一刀切思维,广西真能成为大宋的有效行政区吗?”

“身为地方守臣,不去主动解决这些难题他们想等什么呢?等着国土丢失?还是等着天降惊雷劈死所有少民、从而留下土地?”

到此再拍桌子道:“简直扯淡。这工作在平时或许有难度,或许需要骨骼惊奇的人譬如我才能镇得住,然而交趾人已经发动了战争,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