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 辽的一国两制

作品:《北宋最强大少爷

四月一日不是愚人节,而是载入大宋史册的伟大纪念日——卫国战争胜利纪念。

“终于打赢了!”

“好样的!”

“大魔王真不是盖的,他仓促下拉起来的新军于战场中慢慢成熟,七十万对九十万,统治性收割了整个东北大会战果实。”

“人呢人呢,这个日子不能没人支持大魔王。他已经受到了很大压力,被非议很久了。”

“没错,集中性围观那些当时说‘打不赢辽军’的蠢货,需要声援。”

“说句打不赢辽军怎么了?事实上在这之前,宋军就没打过几次像样的战。而且说辽国来统治不会比大魔王治下更坏、也是有一定依据的。”

“笑而不语,用卫国战争纪念日的声浪围观精神辽人。妈的你们辽国爸爸九十大军近乎被歼在东北会战中,居然现在还有人嘴硬。”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我们也是这架战争机器中的螺丝,我们一起创造的奇迹。”

“激情燃烧的岁月!伟大的帝国!”

“激动啊,所以我原谅这几精神辽人了。他们就是嘴硬且不自信而已,也没坏到哪里,其中好几个是我们厂的人,该加班他们也加班,该生产也生产,虽然骂骂咧咧又胡说八道,有点影响士气。但不要过分追究,不要再给大魔王添加政治压力。我们越追着这些家伙怼,大魔王的政治压力和舆论压力就越大。”

“反攻的号角已经吹响,我大宋机械化军团推至漠北指日可待。”

“傻子啊,推到漠北干什么,油费你出啊?动用咱们的子弟兵打仗得有目的,不能只如同逛窑子一样的为了爽爽。”

“我认为推完燕云就可以停兵。不能得理不饶人,辽国体量摆着,整个有生力量环境没遭遇致命破坏。在我们自己的国土打卫国战争,和劳师远征的侵略型进攻,难度是完不同的。我儿子就在第六集团军服役,我不愿意看到再打大战了。”

“有道理,新军的口号是不以胜利为目的,以暗夜中的骑士姿态守护大宋走出这段黑暗历程,看见光明。现在我们已经基本看见了彩虹,新军的主体任务完成了。”

“战战战,不打到最漠北就不够猥琐。”

这个时刻举国沸腾,各种观点,各种议论统一爆发,唯一统一的是喜悦。

这样的战果对于大宋来说太陌生,从来没人想过这么一个不小心,大宋就真正的帝国崛起、以挑战者的姿态正式拿下了霸权皇冠,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老一辈的人,也不禁有点怀疑这些战报的真实性。

鸡血的人群太多,导致了自来不喜欢战争的文人秀才也非常应景,到处有各种各样庆贺的诗词出现。

不论官媒还是私媒,几乎所有的报纸,都在这几日统一性宣传宋军于东北会战的第三阶段胜利。

媒体总归老奸巨猾些,不如同百姓那么放肆。媒体并不知道大魔王接下来的布局和政策,于是只能宣传“东北会战胜利”,而暂时不能宣传世界大战胜利。

事实上现在辽国的有生力量还在,高丽半岛还完整无缺,日本九州岛和四国岛仍旧处于沦陷状态,本州岛战火飘然,西夏主力军也还在青塘地区和种鄂部对持。

大魔王会怎样利用形势,以后续的最小代价拿到主体战争红利,大家都不得而知。

当然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宋帝国正式进入了作死也不会死的时期……

四月初,东北野战军统帅部下令,多个集团军面渡过界河,开始逐步推进燕云地区。

理论上统帅部部已经接到了枢府“暂缓”推进的建议。总之大魔王毕竟是政客,兴许有他的考虑。

但巧妙的在于是“建议”而不是命令,于是尽管东北野战军统帅部没有获得“燕云战争”正式授权,也基本借助辽人的收缩和真空期,把军队推进至了接近长城一线。

推到这里问题不大,流氓出生的马金偲、以及机智著称的柏林认为以“长城”为标志,以南地区自古以来就是汉家土地,政治上不至于被大魔王抽。东北会战在朝廷讼棍看来是“自卫反击”,枢府授权的战争也是“卫国战争”,暂没授权燕云经略战争,但以长城为标志,到这里顶天也就算“惯性下的防卫过当”。

也必须在这里才安,海军陆战队杨小双兵团自来州付出代价登陆后,吃下了中京道大定府,最艰苦的时候,他们两个兵团不足五万人,在没有后勤情况下被十几万来自奚六部和渤海人的兵团围在大定府吊着打,伤亡很大,士气很差,已经没有太强战力。

如果宋军集群不推到这里,辽国一但有反扑,海军陆战队以及陆军二十五集团军就容易被人包饺子。统帅部的打算要在这里“看护”他们两个英雄兵团。

到此一来,就真的开始修整停兵,暂时取得了平衡,等着朝廷新一轮的政治博弈产生结果,燕云经略战争到底打还是不打,这不是将军们的管辖范围……

早在四月初老狐狸王拱辰撮合下,耶律洪基的外交特使就进入汴京了,要求展开外交对话。

王拱辰参与不意外,他和辽国前三排原本就是朋友。这也不能说他卖国,外交口的人自来都这样,且像王拱辰一样持有“见好就收”思维的人不止一个,事实上许多人都是这个思维,包括大魔王自身,都未必想升级燕云经略战争。

因为有个问题是,现在辽国的统治基础没丢失,他们在燕云的影响力仍旧很大。就是历史上的几十年后,辽国政治真正的病入膏肓,宋军打燕云时候仍旧遭遇了无休止巷战。

从另外一个程度上讲,辽国于这时期的“一国两1制”有其独到之处。

说起来,契丹政权对待其他部族非常狠,近乎奴隶统治,那是一言不合就对异族排队枪毙的。

但自石敬瑭和平交割燕云十六州后,因燕云不论文化、经济、还是人口的体量相对于辽国都太大,所以辽国就是历史上最早尝试“一国两制”的政权,这导致了辽国南北府制度的形成。

南府是管理汉人的,不论官员还是政策都不以契丹模式为习俗,几乎部照搬南朝大宋模式,除了燕云的汉人治汉外,在“燕云特别行政区”外的北府领域,也大量启用了汉人官员。甚至因为是政治示范工程,针对性狠抓,燕京的政治效率和廉洁度等等还超过南朝大宋的一些地区。

这对于契丹八部“八旗子弟”是利空,因为他们的特权和存在感降低。但对于整个辽国的国力则是利多。否则没有燕云地区以生产为主的汉民给养,辽国怎么维持这样的军队规模?怎么确立很长一段时期的陆地霸权?

客观的说,辽国前期的霸权,就来自燕云汉人生产力的支持。加上前期皇帝还不算太昏,这才是辽国愿意接受汉化和一国两1制的基础条件。

理论上讲,汉人的生产力真是大幅高于游牧的。

在王雱革新的农牧技术逐步传入辽国前,游牧的部生产力是狩猎和畜牧,猎物是有限的,自然条件的水草资源也是有限的,这便从技术层面决定:每平里草地上,超过一个人口就算资源不够,必然会发生相互砍杀的局面!

搞农牧科学出生的大雱推算过,游牧民族没其他生产力的情况下,包括牛马羊在内,每个人口必须养五头以上牲口才能生存,其中马算1的基数,牛算1.3基数,羊算0.6基数。总基数低于5时,他们就会去抢别人、或者拿起战刀去杀死多余的人,让“土地承载力”重新取得平衡。

那么理论上计算营养,每平方里草场承载5个基数的牲口,还必须是草场质量不差的地区,譬如宋国的草场就没这个基数。譬如辽国领土的最北方草场也没这个质量,所以越往北人口越少。

这样一来,实际从大自然层面、以及畜牧技术层面,就限制了游牧族的最大人口数量。

辽国就算领土牛逼,峰值时候,契丹八部的人口总合理论上也不会突破千万。

辽人官方的“户口统计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