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苦情戏

作品:《坠苍穹

馨儿早就知道曼永安心中对家庭有怨,但没想到怨念如此深,便笑着解释道。

“你父亲之所以骂你,逼你修炼,完全是为了你好,望子成龙是每一个父亲的愿望,你父亲爱你,才会逼你修炼。因为他希望你成才,希望你将来能独当一面,能挑起整个部落的大梁,不对你狠心一点,你怎么能有出息呢你仔细回想一下,每次是不是你父亲帮你纠正修炼的错误,传授你修炼的技巧,给你好的修炼资源,你才能进步的如此神速”

曼永安仔细回想,发觉确有此事,父亲虽然严厉,但是对自己的教导确是不予余力的,他就像一个无所不知的百科全书,总是将最好的,最对的东西传授给自己。

曼永安略微有些尴尬的红了红脸,还是有些不满道“那母亲呢每次我姐回来,她都对我姐特别照顾,完全忽略了我,明显更爱我姐”

馨儿一听,不由得哈哈大笑。

曼永安不由得脸更红了,看着馨儿道“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馨儿急忙收回笑容,将眼角的眼泪擦干道“抱歉抱歉,因为你实在是太可爱了,居然会因为这种事情发愁,我一时间没忍住,哈哈,抱歉抱歉。”

曼永安冷哼一声,不再看向馨儿。

馨儿微微一笑,像爷们儿一样勾住曼永安的肩膀道“永安兄,那我问你,你姐在上学期间,你妈妈是不是把全部的爱给了你”

“哪有平常母亲都是照顾雅琪,很少关心我。”曼永安反驳道。

“哈哈啊哈”馨儿再次忍不住哈哈大笑。

“又有什么好笑的”曼永安不满道。

“哈哈,真没想到,你连妹妹的醋都吃,哈哈哈,你真的,太可爱了,哈哈”馨儿边笑边说道。

曼永安双手交叉犯着脸道“反正我在这个家就是多余的,没爹疼,没娘爱,还不如死了算了”

馨儿拍了拍曼永安的肩膀,似笑非笑道“你母亲之所以关心雅琪,是因为雅琪还小,而之所以在思雨回来后对她这么好,是因为难得和思雨见面,而且小时候思雨的遭遇你应该比我要清楚多了,你父母一直觉得亏欠思雨,所以才会在思雨回来时对她这么好。”

“但是,这并不代表你的父母不爱你,永安兄,你要知道,父母对孩子的爱都是公平的,不会刻意偏袒谁,也不会刻意冷落谁。你母亲之所以没怎么关心你,是因为她觉得你已经成年了,已经可以独挡一面了。所以对你的关心少了,但这绝不等于她不爱你,你的母亲,一定比爱任何人还要爱你,毕竟,你是她唯一的儿子,是整个家的希望,正是因为他们对你寄予了太多都厚望,才会对你少了关心,多了责罚。”

“还有思雨,你可能不知道,思雨同样非常疼爱你这个弟弟,她在学校的时候,经常跟我提起过你,说你是多么的优秀,是多么的可爱,你是他们家的骄傲,她因为能有你这个弟弟而感到自豪。而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思雨她每次回来都会给你带好多好东西,至于部落的修炼资源,思雨也丝毫没有拿走过,而是把那些好的资源都留给了你,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那那是她身为姐姐该做的”曼永安嘴硬道,但心中的怨气早已消了一大半。

“是,这些事确实是身为姐姐该做的,所以说,思雨绝对是一个合格的姐姐,可是你呢你身为弟弟,身为一个男人,做到了该做的事吗在思雨没获得机遇时你是怎么对待她的在思雨失踪时你又做了什么在思雨重获新生时你又是怎么对待她的思雨始终把你当作最亲的弟弟来看待,可是你又把她当作亲姐吗”

“我”曼永安有心反驳,但是却找不到任何理由,因为馨儿说的句句再理,都是实话。

“再说说雅琪,你觉得她只跟陆雪峰玩不跟你这个亲哥哥玩你有些不满对吧”馨儿问道。

曼永安似有似无的点了点头。

“教你一个办法,每天花半个小时抱抱你的妹妹,她自然就愿意跟你玩了。”馨儿道。

“真的”曼永安狐疑道。

馨儿拍了拍曼永安的肩膀道“永安兄,我知道你现在处于叛逆期,对父母,对家人有很多不满,这很正常,但是,不要因为这种负面情绪影响到你和家人之间的感情,你要知道,你的家,永远是最为暖的港湾,你的亲人,永远都是会为你着想,永远的不会害你的。伯父伯母,思雨,还有雅琪,他们都是深爱着你的这种爱,是无私的,是毫无保留的,只要你用心感受,就一定能感受到千万不要因为心中的不满而蒙蔽了双眼”

曼永安看着馨儿,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确定。

“不信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曼永安下意识问道。

馨儿凑到曼永安耳边,小声道“一会你这样然后最后到时候一定可以”

馨儿说完,曼永安看向馨儿,疑惑道“你确定这方法管用”

馨儿拍了拍胸脯保证道“当然啦如果被我说中的,你以后就不许耍脾气,好好和家人在一起,如果我猜错了,我再送你一颗冰云丹,怎么样”

一听到冰云丹,曼永安又心动了,想了想,最终开口道“行那就按你说的做吧”

说罢,馨儿凝出两颗冰球,曼永安接过冰球,将它们分别塞到腋下后,闭上眼睛,躺好,使劲憋气,身子用力,将血液逼到脸上,馨儿伸出右手,吹出一口寒气,扑到曼永安的脸上,让曼永安的连瞬间附上一层白霜,整个脸看上去又红又紫。

“躺好,别动。”馨儿对着曼永安道。

曼永安点了头头后,边保持静止,一动不动。

馨儿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摆出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快速推开房门,跑向正在吃饭的四人,神情很慌张道“大大大大事不好了曼永安他,快不行啦”

“什么”

思雨等人惊呼道,立马放下手中的筷子,冲向曼永安房间。

“嘭”

推开门,两人都被房内的场景所惊呆了,就连馨儿也不例外这家伙,又做了多余的事。

温暖的房间变得异常寒冷,冰霜像一层厚厚的油漆,涂满整个房间,整个房间犹如一个冰窖,不断地夺走屋内的热气。

“怎么回事永儿的房间怎么会这么冷。”

曼兴修快速来到曼永安身边,看向他的脸,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曼兴修直接被吓了一跳。只见曼永安的脸上附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将他整个脸都给冻住了,透过冰霜,看到的是一张又红又紫,毫无生机的脸,他的身子异常坚硬,身上更是存在多处冻伤,整个人犹如一尊冰雕,仿佛碰一下就要碎成碎片。

要知道,曼永安可是冰属性魔法师的的高手,冰属性魔法师被冻住,可想而知这冰是有多么的可怕。

“小郭子,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曼兴修看着馨儿道。

“方方方方才我叫永安兄来吃饭的时候,他正在修炼,我怎么叫他他都没有理会我,我就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想到他的身子突然间就凉了下来,整个人都僵硬了,整个人也陷入了昏迷,无论我这么叫都叫不醒他。”馨儿解释道。

“坏了一定是修炼过度中途突然被打断,体内的冰反噬了这下可糟糕了。”

曼兴修急忙抹了抹曼永安的动脉,却没有感受到丝毫跳动,就像是再摸一根冰冷的水管一样,这可把曼兴修给急坏了,而一旁的鱼向雪早已泪眼婆娑,跪在曼永安床边,轻轻抱着曼永安,焦急着问道“孩子他爸,永儿他到底怎么了”

曼兴修沉默,一旁的思雨急忙道“妈,你让开,我看看我的葵水能不能软化弟弟体内的冰。”

鱼向雪点了点头,给思雨腾出一个空地,馨儿将手搭在曼永安的胸口,柔和的葵水之力注入曼永安的体内,企图以柔克刚,柔化曼永安体内的坚冰。

然而,曼兴修体内的冰实在是太强了,柔水根本无法柔化曼兴修体内的坚冰,反而还被它反噬,只见那瘆人的寒气顺着思雨的手进入思雨体内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