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开业(一)

作品:《权臣贵妻

盛如锦回到了浣心园,过了一会儿,二姨娘林氏派人送来两斤茶叶。

来人笑道“二姨娘说了,如今府中各房各院的用度都已经给了,实在不好再从库房里拿。这两斤上好的明前龙井是二姨娘娘家送的。二姨娘一直舍不得喝。”

“大小姐既然喜欢,二姨娘说了就借花献佛送。还望大小姐笑纳。”

盛如锦笑了“那你回去跟二姨娘说,这茶我就厚着脸拿了。”

来人连忙道“大小姐就拿吧。二姨娘说了,大小姐拿了这茶就是给她面子呢。”

来人又啰啰嗦嗦说了一堆,这才离开。

盛如锦让奶娘章氏打开看了一眼,的确是明前龙井。

奶娘章氏笑了笑“这也不是什么值钱的茶。”

盛如锦笑了笑,明眸流转“自然不是什么值钱的茶,只是能送这茶的举动可值钱呢。”

奶娘章氏听得一头雾水。

第二天,盛府中就传出消息,张管事因病在家。才堪堪过了第三天就听见府中到处传,张管事被官府的拿走了。

听说张管事一家子还在其乐融融吃饭,不知哪儿来的衙门差役一上去就锁了他,然后开始抄了家。找出田产地契、金银、珠宝,若干万两,印子钱的抵押契几十份,合起来也有上万两。

这下整个盛府上下都惊了。

张管事只是一个左相府中小小的管事。每年的银钱不到五十几两,他就算是不吃不喝,在左相府做一辈子的管事都不可能攒下一万两的银子。

更何况搜出来的是几万两的东西!

整个盛府下人们的议论都要炸了锅了。只要不是眼瞎耳聋的,都知道张管事在贪墨府中银子,还假借左相府的名义在外放印子钱。

盛如锦在浣心院不动如山,只听着源源不断的各种消息,流言、八卦涌入。

……

“听说啊,张管事的二儿子张玉山在老家买了好多田宅,官府派人去拿人了。张玉山跑了,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媳妇孩子都跑不掉。”

“听说张管家家里还搜出一整堵墙的银子,啧啧……好几万两的雪花银呢。”

“硕鼠说的就是张管事这种人吧!天啊,听说他放的印子钱的苦主已经找到了两三个了。一个个都被张管事伙同地痞青皮榨得倾家荡产,卖儿卖女,真是造孽啊。”

“老爷在书房里发了好大的火,砸了好几个古董花盆。说自己眼瞎,被张管事这老实本分的外表给骗了。”

“啧啧……这次老爷报了京兆府伊林大人。林大人是老爷的至交好友,一定会仔细查办的。”

“你们说,张管事看着那么老实,怎么敢一个人贪墨那么多?”

“谁知道呢,也许他上头有什么人……”

“嘘嘘……”

各种各样的流言在盛府中流传,甚至还流传到了官宦世家圈中。毕竟盛玉明是周朝的左相,文官之首。

随着现在大周朝日益重视文官,盛玉明的一举一动便格外引人注目。张管事这个事他想压都压不住。

不过唯一的好处是他自己揭发了张管事。不然的话将来张管事放印子钱的事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东窗事发,绝对会连累盛玉明的仕途。

前世,张管事的事是大夫人周氏死了才揭发。当时盛如锦已入宫,盛玉明还是左相,受到影响甚少。

今世,今世就让她把这原本要埋没不了了之的小事张扬起来,正式向大夫人周氏打响决裂的第一仗。

这还不算完,自己弟弟盛书韵的落水案子,她也要用在最合适的地方。

盛如锦想着,明眸奕奕,越发光彩明亮。

拨开云雾看清楚这些鬼魅魍魉,还她一条光明前路。

……

张管事被拿进衙门查,先前被印子钱坑苦的苦主门也一传十,十传百去衙门告状。张管家的三个儿子都被拿住问话。搜来的赃银也被抬进去。

整个左相府鸡飞狗跳,人心惶惶。其余几个管事都纷纷被盛玉明叫去问话。

有问题的赶紧交代,没问题的查实后有嘉奖。还有重要的是揭发张管事平时贪墨的事。

那几个管事平日都有耳闻张管事贪墨和放印子钱,要不是苦于张管事背后的人是大夫人周氏,早就告状了。

现在看他落难,巴不得赶紧踩他几脚。一个个纷纷揭发。

盛玉明审了两三天,越审越生气,差点早朝都上不了。

被他视为忠心耿耿的张管事背后原来另有主子,而他如同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而背后主谋浮出水面,他又暂时奈何不了。

所以一切只能瞒着那远在农庄养病的周氏。

比起盛府的人心晃晃,霓裳成衣坊反而热热闹闹。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不到十几天准备一应俱。

章雨亭能干,玲娘带着一干绣娘、女裁缝们已经把第一批成衣样子都做出来了。因是第一批,必要有个开门红。

盛如锦不理会府中的纷乱,一连两日都去铺子里看着进度。

玲娘拿出一件件锦绣华服,盛如锦不住点头,前来的杨紫菁也纷纷赞叹。

“好美!好精致!”

她吃惊看着玲娘“都是十几日赶工好的?”

玲娘笑道“是啊。其实都是衣服款式亮眼,绣花多反而显得累赘。当然也要看是什么服色。有的衣服就得绣法繁复,浓重。若是常服,只消几个地方就行。”

她细细讲解。杨紫菁挑了一件,果然落落大方,十分清爽。

她爱不释手,非要拿几件。

盛如锦拦住她“我的大小姐,你省省吧。开张第一日还得靠这些衣衫去打头阵呢。不然到时候客人来了买什么?可不成了笑话吗?”

杨紫菁满不在乎“这有什么?我穿着一件,她们说好看我就说是这儿做的。她们喜欢定会跟着来买。”

盛如锦听了,灵机一动。

这倒是个好主意。

她知道到时候怎么夺个开门红了!

正在说话间,有下人前来道“大小姐,慕容公子前来拜访。”

盛如锦微怔“慕容公子?”

杨紫菁推了她一把,嗔怪“我的天,慕容公子还有哪个?就是迦南公子啊。”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秒记住书客居

quanchenguiqi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