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再次拜师

作品:《从复制开始称霸天下

“剑借我一用。”还没等陈一何同意,紫淬剑就脱离了陈一何的掌控,飞到了七长老的手中。

“你们退开。”七长老的话自始至终都是冷冰冰的。说罢,他便持剑冲了上去。

五长老与七长老的这一战,是陈一何见过的最精彩的一场大战,只能用“无与伦比”四个字来形容每一剑、每一拳都到了极致

陈一何看着七长老使剑,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美感既兼备美感,又不失威力,什么“飞花舞剑”,在七长老这里,统统都是狗屁剑出惊若游龙,剑收游刃有余,并没有厚重、迟钝之感,却依旧能够发出划破空气的“嘶嘶”声。

透过五长老的拳,才能彻底地了解到这样的女人是多么的凶狠一拳就能在地上打出将近一米深的拳印陈一何有理由相信,这个女人不会因为年老色衰而实力减弱,反而是会越来越强的那一种

三百多招,眨眼而过。

终于,在七长老硬扛了五长老一拳之后,然后一剑刺穿了她的大腿

“啊”五长老自半空中落下,一条腿撑着,一条腿跪着,鲜血自她跪着的那条腿上流出,她的真气很快就从体内溃散了。她恶狠狠地瞪着七长老,什么话也没说。

七长老也不好受,五长老的拳,是七位长老之中,最重的,究竟有多重,只有试一下才知道。试拳的是他,如果换成了陈一何他们四人之中的任意一位,肯定会被轰塌半边身子

“咳咳”七长老强忍着痛意,拖着身子,拖着剑,缓缓走到五长老的身前。

“啊哈哈哈怎么了想杀我”五长老大笑道,大笑让她短暂地忘记了自己的伤痛。

七长老一挥手,紫淬剑便飞回了陈一何的剑鞘中。他的眼神始终盯在五长老的脸上。

“呸。”五长老朝着七长老吐了一口老痰。

七长老扫手就给她抡了一巴掌,“贱人”打完就转身要走,他对四位门生说道,“跟我来。”

七长老朝着湖水走去,一点一点走向湖水中央,由湖水渐渐地覆盖过他的头顶。

“这是投湖自杀吗”陈一何很懵,他刚才掉进湖底,可是什么奇怪的事物都没看到啊

可是看着七长老这样青睐湖水,难道是出口就在湖水中吗

“我们跟上吧。”东方星催促陈一何道,眼见吴熔与小宫主二人已经跟着走远了。

就在陈一何伸脚探水的时候,湖底突然发出一声巨响“砰”

紧接着七长老从湖水中被轰了出来坠落在岸边。吴熔与小宫主二人吓得连连后退,他们也差点被轰。

陈一何甚至觉得好笑,“当真是帅不过三秒哦”

“噗”七长老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他指着五长老,愤怒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哈新人准备和我这个老太婆一起老死在这地底世界中吧”五长老狂笑着,笑得歇斯底里她指着陈一何,指着东方星,指着吴熔,指着小宫主,“你,你,你,还有你,你们,都要在这里为我陪葬哈哈哈”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一何冲上前揪住五长老的衣领,问道。

“哈哈哈啊哈哈哈”

“妈的”陈一何给了她一巴掌。五长老真气尽失,已是废人,陈一何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哎哟哟,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说”五长老嬉笑着,她老皮老肉的,随陈一何怎么打都行,整个一受虐狂。

“快说”陈一何大声地催促。

“其实我说不说都一样,你们是出不去的,大长老已经将地底世界的封印给封死了没有人能走得出去了”

“什么”一向沉稳的七长老竟然失态了。难怪他刚才触碰到湖底机关的时候,会被一道莫名的力量轰出来

“老七啊,你我皆为棋子,何必把自己太当真呢”五长老感慨一句,说完便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颠簸地走着,要朝着黑暗深处走去。

“呲。”陈一何一剑将她的脑袋旋了下来。

五长老的脑袋在地上滚了几圈,才停下来。陈一何一个正脚背起脚,把它当成皮球一样踢飞。

“你杀她干嘛万一她知道出去的方法呢”吴熔责怪陈一何道。

“她不知道的,封印已经封死,没有人能走得出去。”七长老摇摇头,为难地笑了。

“那有人能进的来吗”陈一何问道。

七长老依旧摇头,也不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是进不来还是不知道。

“难道我们就出不去了吗”陈一何懊恼地问道。

过去了有十几天,五个人又回到了原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七长老一向平静无波的脸上逐渐浮现起忧愁的模样。

按照南疆城与北都的距离,再有十天半个月,将会有一大帮高手云集在南疆城,商讨剿灭千重门的事宜。

他不知道大长老会做什么部署,被困在这里,他无法走下一步棋。

湖底的封印几千年来,从来没有被人突破过,那是五重天高手都无法击碎的封印,若要硬拼,定会被封印反噬,最后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

地底世界不分日月,可人是要休息的。

陈一何与东方星二人仰卧在岸边,细细聆听着湖水波动的声音,明明是封闭的空间,却不知这风、这水,是哪里来的。

“不知道龙王怎么样了”陈一何忧虑道,他这十几天一直在找龙王,可是什么发现都没有。

“会好起来的”东方星轻声地安慰陈一何道。

“可我们也不能在这里白耗着啊,难道一直在这等到死吗”陈一何心中思索,“还是我们不够强,人家小说里,一指破封印,一剑碎大地什么的,都可以,只要勤加苦练,花上个三十年、七十载的,我应该也没问题反正在这里待着也是耗着”

陈一何猛地坐起来,跑到七长老的身前,“扑通”一声跪下,“七长老我们这都是历经千辛万苦来学武功的,谁不是仰慕你们千重门你们倒好,把我们关在这样的地方”

“嗯”七长老的思绪被陈一何打断,他对眼前这位青年人起了兴趣。

“你们倒是要教一点东西啊”

“呃”

“都说了,从你们千重门活着走出去的人,都会比进来时候强很多倍”

七长老知道,并不是那些人强了很多倍,而是他们都是淘汰品,在离开地底世界之后,吃下失忆散。他们剩下九年半的都会用来修行,七位长老为了弥补杀孽,会竭尽全力地辅佐门生。

直至门生走出千重门,这样既不用担心秘密会被泄露出去,也不会害怕千重门的招牌被砸,不愁下一个十年不吸引人。

“你想要干嘛”七长老有些惊恐,陈一何的眼光很贪婪、很可怕

“我想学剑长老、师傅”陈一何不等到七长老回答,就开始磕头,然后嘴巴里还“师傅”、“师傅”的喊着。

七长老无语地看着陈一何,想着在这里困着,一时也没办法出去,不如找件事,打磨点时间。他问陈一何道,“你真的想学”

“对”

“那你就把你的剑招打一套给我看看。”七长老没有答应做陈一何的师傅,却让陈一何舞剑。

陈一何将“山川剑法”整套使了一遍。

七长老点点头,“古老的山川剑法。”

陈一何将“华山剑法”整套使了一遍。

七长老点点头,“华山剑法,使得不错。”

陈一何将“飞花舞剑”使了大半套。

七长老点点头,“飞花舞剑使得比他家的少庄主好,不过要是被庄主看到了,可就很难跑了哦”

七长老问陈一何道,“究竟哪一套剑法才算是你自己的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属于自己的剑法”

七长老早就观察到了陈一何的不对劲,那日在归雁楼,他看得很仔细,身为一位剑客,最知道学剑有多难了而陈一何却在一眼之间就能学会,难道是天赋奇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