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陈天修的礼物

作品:《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

陈平此刻还在感受自己身体内某种特殊的变化,那是属性的变化,是对物质感应的不同感受。

他自己也没想到,只是想试一试,结果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这就是门徒所拥有的特殊力量吗

确实超越了世人所不能理解的范畴。

难怪,门徒不可以在世俗界显露身手。

这样的实力和手段,足以震撼全世界了

挑眉,陈平嘴角噙笑,看着那状若疯狂,十分气愤的王穹,淡淡的说道:“原来,你也就这么点实力。”

闻言,王穹体内涌出庞大的怒火

他整个人都疯了似的,愤怒的朝着陈平怒吼一声,喝道:“小子,你太狂妄了门徒,是用来尊敬的我本想和你玩玩,但是现在,你彻底惹怒我了,我要亲手杀了你”ii

说罢,王穹身上腾起狂涌的怒气和杀意

他整个人宛若雷霆炮车一般,迅猛的冲向陈平,拉开架势,一拳一脚,携带着千斤之力,愤怒的砸向陈平

陈平在领悟了火属性和水属性之后,身形不断的变化位置,一手火麒麟,一手蓝蛟龙,水火相融,不断地抵抗着王穹霸道的攻击力

整个小花园内,宛若特效电影一般,迸溅的火焰和漫天嘶吼的蛟龙,形成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

王穹在陈平的攻势下,也越发的狂躁

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拿不下这个才看了两天书入门书籍的小子

更可怕的是,对方在对属性和气的掌控方面,越发的沉稳和熟练ii

“该死的,他在拿我试炼”

王穹内心咆哮,他现在才明白,陈平只是在拿他不断地磨炼自己对属性和气的掌控之力。

这小子,绝对是疯了

才学习两天而已,居然敢和自己这个第一区域的门徒战斗,还磨炼自己

可恶

一下子,王穹感受到了天大的羞辱

他,王穹,王大师

岂可让人如此羞辱

“去死”

王穹怒吼一声,抓住陈平的一个空档,一拳猛地砸过去

这一拳,是王穹最强劲的一拳

陈平躲闪不及,只是匆匆的双手格挡ii

左手的海蓝色蛟龙形成一层鳞片遁甲,右手的火麒麟也是形成一层火焰铠甲,在陈平双手之前形成两层防护盾

可是

王穹这一拳,实在是力大无比,携带了雷霆之力,一拳破开双层遁甲

蛟龙和麒麟,全部溃散,四分五裂

这一碰撞,在天地间形成了强烈的力量风暴和能量威亚

陈平整个人如同倒飞的炮弹一般,重重的摔在地上,直接滚出去数十米,在地面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焦黑的深坑

王穹乘势追来,抬起右拳,整个拳头立刻化作惊艳无比的石拳,照着地面上陈平的脑袋轰然砸去ii

此刻,陈平体内的气混乱不堪,他无法再度感受属性的变化。

眼看着那石化的拳头,宛若炮弹的砸向自己。

生死注定

一声巨响,想象中,陈平被砸成肉泥的一幕并没有发生。

反而,那王穹两米多强壮的身躯,宛若流星一般,直接倒飞而出。

王穹落地,双目圆瞪,浑身石化的皮肤开始龟裂。

他艰难地抬起脑袋,看着不远处站在陈平跟前的那道身影,整个人口中结结巴巴的喊道:“你你是什么人”

他完全没看到对方如何出手的,似乎,只是那股气,就将自己弹飞了ii

恐怖

可怕

视线之内,一道人影立在陈平身前,双手抱胸,身材强壮,冷眉如刀锋,整个人一股冲天的无敌之势

韩峰

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他也没想到,少主对属性和气的掌控,居然会这么快。

陈平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看着面前的韩峰,道:“你倒是来的很巧。”

韩峰没说话,看了眼倒在地上不断咳血的王穹,道:“九州的戒令,难道你忘了”

王穹听到这句话,整个人浑身一颤

九州的戒令

这个人也是来自九州

而且,看样子,实力远比自己要强悍很多ii

王穹堪堪的从地上爬起来,身形已经化为正常大小,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寒声道:“朋友,既然你也来自九州,何不放我一条生路,今日之事,是我不对,我可以道歉。”

王穹已经做好了选择,和眼前这个不明身份的男子交手,自己必死无疑

韩峰摇摇头,道:“你越界了,按照九州的规矩,应当废除你体内的属性之源。”

闻言,王穹双目圆瞪,转身纵身一跃,就想要逃跑

但是,韩峰只是冷哼了一声,抬手,隔空一抓

那王穹整个人就宛若被一股无形的大手给捏住一般

下一秒

他整个人在半空,直接被捏爆成血雾ii

废除属性之源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连人一起抹除。

简单、有效。

而看到这一幕的皇甫文斌,此刻站在客厅内,整个人呆若木鸡,双腿忍不住的颤抖

此刻,陈平已经迈着步子,慢慢的走到了他跟前,冷冷一笑,问道:“皇甫宰是你什么人”

皇甫文斌咕咚的咽了口唾沫,脑子里飞速的思索,然后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实的回答道:“他他是皇甫家的家主,不过,皇甫家的事情,他一点也不过问,是由二老爷打点整个皇甫家。我我就是皇甫家的一个旁系分支,知道的不多啊”

陈平闻言,点点头,似乎有些失望。

他看了眼倒在地上的乌天磊,吩咐身边的护卫道:“送他去医院。”

而后,陈平直接带着人离开了别墅。

皇甫文斌和一些手下,此刻全都跪在地上,他看着离去的陈平的背影,整个人都蒙了。

这这什么意思

不打算处理自己

“陈陈少,我错了,求您饶了我啊”

皇甫文斌不是笨蛋,立刻跪在地上一个响头接着一个响头的磕着。

但是,他预想中的被杀人灭口并没有发生。

留下来的一个护卫,眼神冷冷的看着皇甫文斌,道:“回去告诉你家二老爷,关中,是陈氏的,皇甫家若是想插手,就要做好别折断手的准备”

皇甫文斌一愣,瞬间,他就想到了什么,赶紧磕头道:“是是是,我一定把话带到”

而这边,陈平回到了天雁山庄,刚进门,就看到了坐在客厅内等候自己的陈天修。

“回来了”陈天修笑了笑道。

陈平冷漠的瞥了一眼,问道:“什么事”

陈天修拿起茶几上的一本古籍,丢给陈平道:“你要的东西,我替你找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