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 记忆断片了(第一卷)

作品:《失火的爱情

“冷月”

一进到包房,李民直接的奔向冷月。

“喂,李民这么多人都看不到吗眼睛里只有你的宝贝冷月吗”

丽儿带着醉意的眼神看着西装笔挺,手里拿着跑车钥匙的李民。

“对不起了,各位小姐太太们。”李民抱拳当胸,笑着向她们说“以后有时间我请客去我的酒楼,想吃什么喝什么,你们随便的点”

“哎呦,你早就该请客了”

夏美瞪着有些发红的眼睛,说“你娶走了我们圈里最漂亮,最有才华的一枝花,知道有多少男人伤心有多少男人想揍你吗”

“抱歉啊,抱歉”

李民得意的笑着。

“我向那些伤心的,想揍我男人抱歉向各位好姐妹抱歉,没有早一点请客”

“用不着抱歉,李民”

小玉看着他,扶起了冷月的头。

“对我们的月儿好一点,让她快点红润起来就是最好的,比什么都强的抱歉了。”

“知道了”李民嬉笑着,调侃着“冷月的一滴眼泪,对我来说都是倾盆大雨呢。”

“真的吗”

大家一起追问。

“好了好了”小玉噗嗤一笑“看在你自圆其说的份上,那就恕你无罪快把冷月带回去吧。”

李民俯下身,看着闭着眼睛,什么都不知道的冷月,他帮她理了理头发,然后一把抱起她。

“各位,我先走了什么时候去我的酒楼,打电话联系哦。再见”

“李民,不用我们帮你吗”

阿春和大家都站起来,跟在李民的后面。

“不用你们继续吧我的车就停在楼下。”

“好吧。”

大家送了一段又坐回了餐桌。

“男人和女人之间,永远都是战争与和平。”

看着李民抱着冷月消失的背影,小玉叹了一口气,忽然有感而发。

“我看女人更是男人的学校呢”丽儿笑着说“你看李民在冷月这所学校里,成长的多好”

阿春笑了。

“如果女人是男人的学校,那么女人要成长,要去哪里上学呢”

“当然是女人要教很多的男学生喔”

小玉的一句话,惹的大家都笑了。

一路上,冷月一直都没有清醒。

到家了,李民把她抱到他们的卧房,把她放在床上,冷月才有了一些感觉。

“这是哪里呀”

她瞪着微红的,醉意朦胧的眼睛望着李民。

“还能是哪里。”李民笑了,把脸凑到她的近前说“喝了酒之后,就像喝了忘情水一样呢。”他轻轻的吻了吻她的眼睛“看看,这孤单寂寞冷的眼神。”

“这是脑子里的影像吗”

冷月低语着,做梦似的望着他。

“为什么还栩栩如生的”

她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

“呵呵”

李民温柔的笑了。

“太阳还没下山,就在说梦话啦哎呦呦瞧瞧这个小样呀,花钱都看不到呢”

“是3d立体影像吗”冷月似乎吃了一惊“怎么还会说话”

她瞪着他,那雾蒙蒙的大眼睛看的李民热血沸腾的。

“丫头”

李民轻叹一声。

“我们是彼此的影子,你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和生命,梦幻的味道一辈子都忘不了。”

他抓住她的手,紧紧的握着。

“不过,这算什么一个家生活了二十年的夫妻,太阳还没下山就玩火,这要是叫光棍看到了,就是犯罪呀犯罪”

“丫头”

冷月浑身一震。

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她空洞的望着他她的语气也变得轻幽幽的,她轻启朱唇

“你来了,终于来了”她眼睛里忽然闪满泪光“我都不敢相信呢,把你的手给我,让我证实你真的来了。”

看到冷月伸出她那白皙而修长的手,李民的那颗心,软的就像面条一样。

他忽然想到一段话无论谁的人生都有光彩夺目的瞬间,无论是谁的人生中都有炙热的瞬间,但所有的瞬间都会像水一样流走。所以,不要错过那美好的瞬间,现在这瞬间,就是现在这瞬间。

他李民怎么能错过这美好的瞬间呢他一把握住了冷月的手,并顺势把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这手真的好有力哦” 冷月闭上眼睛,一串串泪珠滴下来。“你真的来了”她说。

“傻丫头,就是你的眼泪迷住了我吆。”

李民轻轻的吻掉了她眼角流下的泪珠。

“请你说话请你多说一些话,证明我不是孤单的一个人,说话吧”

她靠在李民的怀里,抚摸着他的双手,并把他的手放在自己唇下亲吻。

“你当然不是孤独的,因为我会一直陪着你”

李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然后忽然醒悟似的说“我怎么有种晕船的感觉”

他看着冷月,不太敢相信似的看着她。

“月儿,是你,真的是你吗”

他伸开五个指头,在她眼前晃动着,仿佛她是个盲人。

“是我,当然是我”

冷月哭了,忽然搂住了他的脖子。

“哦哦,”李民欣喜若狂“一直以来冷若冰霜,油盐不进的你,原来内心这么孤立无援,甚至哦”

李民用手抱紧了她,口里喊着“乖”,心里有点迷糊,有点惊悸。

“而你呢,只有在我醉的时候,才会飘然而至哦”冷月那温软的身子更紧的依偎在李民的怀里。

“你不醉的时候我飘然而至,会被你修理的很惨,我如果跑的不快,你还得去急诊室领我”他发出一声叹息“过去,我总是希望把梦变成现实,第一次希望现实就是梦”

他又欣慰,又满足的望着冷月,唇边的笑纹也更深了。

“你看这月色如水,你我二人,孤男寡女,哦哦”

他笑着,伸手关了有些刺眼的吊打。屋子里,一盏床头桌上的小灯,闪着幽柔的光芒。

“我好冷请抱住我吧”

她声音震颤,并可怜兮兮的我见犹怜。

“哦哦乖吆请给我一丢丢的时间,允许我平复一下这些年的失落。”

李民的心疯狂的跳着,他在她的软语呢喃中,有些蒙圈了。

他想试着去思索,想弄清楚,一直冰冷麻木的她,今天怎么这么柔情似水这么带着不可抗拒的,要人命的诱惑

但他已经不能思索他觉得血液在他身体里加速的流动,一股热力从心中上升,并迅速的扩展到四肢百骸里去了。

他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又好像刹那之间,感到那种神仙欢愉和风月乐趣。

他走进一个只有热情、、酩酊的神奇世界。

周围是一望无涯的碧空,湖风佛动树叶,美妙的景致渐行渐远,一切就像是梦一样

早上,冷月从沉睡中醒来,一缕深秋的阳光,正从窗帘的缝隙中透进来。

天亮了,她迷迷糊糊地想着,浑身懒洋洋的,不想起床。

夜来的温馨,似乎仍然遍布在她的四肢和心灵上。

夜来的温馨

她陡的一震,睡意全消。

天呐她做过一些什么事情吗

她动了一下身子,立刻感到一条男人的胳膊在环抱着她,她转回头,看到李民躺在她的身边。

他睡的好香,依然酣睡着。

他的脸上挂着笑,就像第一次得到她时的那个笑容。

她的头忽然好痛,但心痛的更厉害。

她对自己的处境只保留着模糊的烦恼,她拼命的找寻烦恼的原因却找不到。

忽然一下子,像闪电一样的记忆迅速的从她的心头掠过,她想起了远山,想起了那些朋友们,更想起了昨晚莫名其妙的自己。